【獒龙】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


“你别总是干这种事儿。”

耳朵边上传来轻又浅的风,他不用睁开眼睛也知道是谁。风来自另一个人的呼吸,从一具陌生的躯体内攀爬而上,穿过血肉脉络,带着灵魂热度,最终到达他的皮肤表面,仿佛迷路飞船坠落在某颗无名行星。

背后缠上来两条热腾腾的手臂,马龙被忽然来袭的体温熨得不太自在,但也没有把他往下撕,只说“你干什么。”

“我都听说了。”张继科这时候完全不像一个有洁癖的朋友。马龙探手去开了盏床头灯,他就压着开灯的人的后背,丝毫不考虑体重负担的问题。“你以前在辽宁的时候。”

马龙有些莫名其妙。

张继科看他懵头懵脑,好心的给予提示,“就是那个……我这次碰见辽宁队上来的,跟...

[獒龙]庸碌情怀

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


好上的第三个年头,二十四岁那年他们开始频繁的为一些小事生气。有人说男人生气总是暂时,睡一宿就忘了,再说床头床尾哪有什么隔夜仇,小磕扯得一套一套比肠子还长。马龙知道他俩谁都不是这个脾气,表面看着风平浪静,实际上那点事都记在心里,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就从最底下把包裹皮倒过来,一件件摊开算总账。

无非鸡毛蒜皮。张继科说,谁也不是输不起。过不了就离。

结果他们就这样干耗着许多光阴,大概只有哪天蜡烛燃尽了最后一点芯子才甘心。

往往这样。他们都习惯了这样磨来磨去,磨到一方对另一方心软或者死了...

[獒龙]月光航线 (24)

24


他们做过很多次爱。这世上唯有三件事无法隐藏:喷嚏,贫穷,还有爱情,马龙自认不是一个能完美藏住心事的人,他谨慎归谨慎,终究不是无喜无悲的圣人,面对心仪对象也会有欲望,产生想拥抱他的想法并不可耻,无需隐藏——张继科这样告诉他。

共同度过的少年时期和过早萌生的情愫使他们对彼此的手和兄弟都熟悉无比,到后来只要张继科黏糊糊的靠在他身上,马龙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张继科在他见过的聪明人里能排前十,但偶尔那颗聪明脑袋里除了球之外,也会塞一些特属于年轻人的黄色废料。

太过正常。男孩们的青春期似乎拖得比女孩们更长,对性的察觉通常因一次突然的梦遗而爆发,队...

[獒龙]整个世界

杂乱日常。


1.


里约周期其实过得很快。

结束了就轮换到下一阶段去,日历上的年份马上要变成下一年,国家队的大循环目标又开始向东京继续推进。收了鲜花掌声与长剑,火车穿过黑暗隧道总要往光明站行进,人总要向前看,脚步迈着迈着转几个弯就通向连自己都不可知的未来。

张继科对所有人说的话都是保守估计,保守到17年全运,再往后小步小步走,不敢展望遥远期待,也不敢画饼。对旁人如此,对他亦如此。

有记者从张继科那儿碰壁,又来采访马龙同样的问题,马龙只是固执地重复,他自己知道。

他自己明白的。

他明白的。他也明白的。


2.


独处的时候马龙经常会想起...

[獒龙]月光航线 (19)

19


马龙等加热的红灯亮起来,把杯子拿到饮水机底下去接水时,脑袋里还在放空。

打完了的比赛就是过去了。秦志戬反反复复地说,输了就是输了,竞技体育就是这样,总有优秀的人上来,你走上球场就要有勇气接受任何可能发生的结果……

那是当然。每一个运动员都明白这些,摆在台面上的事情如今还要教练主动拎出来跟他讲,这已经是他的不对了。走不出来,没法调整心情,以前还在省队时他被人说“不懂得收”,现在马龙觉得,他可能稍微明白一点收的意思了。

收起来。

把一切情绪都收起来,就像叠一块毛巾或者把球拍收进包里一样,动作从容不迫,表情毫无异样,旁人看着冷静又理性,丝毫不为外界影响,他就需要那样的...

[獒龙]人间 (21-22)

21


张继科抬起眼睛,对面马龙的脸隐没在锅子的白雾里,看不太清晰。他倒是能听见马龙的声音,不看都能听出是谁。

温柔,冷静,痛苦又坚强。比他强大得多,也勇敢得多。

那是他的马龙。

马龙在白雾里对他露出一张笑脸,“吃这个包心鱼丸吗?我先下啦。”

张继科说,“我想吃这个。”他指了指塞得满满的蔬菜盆子。

马龙就把盆拿过来放在他面前,眼也不眨地瞅着他,看了好半天才说,“好。”


张继科愣愣地接过马龙递的筷子。电磁炉是早几年过年学校发的单位福利,三角牌,不大点一只,塑料的锅把手之前被高温融化了半边没法再用,马龙就从橱柜里翻了个不锈钢铁盆充数。水翻...

[獒龙]如果明天

没有车却被lof强制翻车了。
不老歌:戳我


给柚。

如有前路,若有前路,还是向着东京吧。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