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人间 (10-11)

10

 

马龙拎着秦志戬塞的两兜水果月饼以及刚买的烤地瓜,气喘吁吁的爬上八楼。学校发的月饼全是五仁和青红丝,也不知道今年是谁负责采买,估计全校老师都在给他扎小人。他今天下午没课,秦志戬也没叫他过去,就早早溜回家来一个人过节。走到楼下看到有卖烤地瓜的老人出了摊,他就掏钱买了两个,跟他手那么大的红薯,红皮黄瓤,放在袋子里滋溜溜的冒着热气,喷得塑料薄膜上一片白雾。

中秋佳节月圆时,正是大好光景,电梯却坏了,小区物业放假也没人来修。马龙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小小庆幸了一下幸好当初和张继科定的时候没买一开始看中的十五楼,然后在心里又扇了自己一嘴巴子。

张继科,怎么又是张继科。

马龙那点可怜的出息都被狗吃了。他把东西都倒腾到一只手里,另一只手掏钥匙开门,边开边心不在焉的想之前翻到的外国女性割喉案件,犯人都是拿着凶器从背后接近毫无防备的女性,跟着对方溜门进去,然后将人杀害。

他不算在“毫无防备的女性”范围内。他是个成年男性,学过一点简单的搏击术,有相关的防备意识,如果真有歹人来他应该也能暂时和其打个平手。马龙摸了半天,终于在包里摸到被一堆沙果压到最底下的钥匙串,钥匙伸进锁孔向左边转两圈,将防盗门向外拉开——

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马龙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一直放在门口的两双男士拖鞋里,深蓝色的那双消失了。

 

他身体比意识动得更快,丢了手里的东西刚要重新推门出去,一只手从后面捂了他的嘴,另一只手搂了他的腰,两条胳膊如同铁钳将马龙整个身体捆得结结实实,马龙奋力挣扎想要摆脱禁锢,他来不及想到底是谁会闯进一个普普通通大学老师的家,也来不及数还有几秒那人就会拿出匕首,只能用胳膊肘不断的撞击身后人的腹部希望能使对方放开自己。

“别叫。”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龙,是我。”

听到他的话,马龙像疯了一样,拼命撕开他糊在自己脸上的手。

“你他妈……”

 

烤地瓜躺在角落里,月饼碎了一块。沙果青青红红叽里咕噜滚了一地。没人去捡。

张继科死盯着那个滚动的沙果,用他那种特有的、马龙以前最喜欢如今却最讨厌的干巴巴语调说,“龙啊。跟你说过多少遍要换锁的。这么长时间还没换,拖延症犯了?”

马龙没说话,低着头看脚下一小块地面,不知在想什么。

张继科又说,“你买了烤地瓜给我。以前咱俩老吃。”

烤地瓜。咱俩。你和我。

以前。

 

以前。

 

马龙慢慢抬起头来,脸色白得像纸。他仿佛刚被人从地狱最下面挖出来,两条眉毛紧扭成一团,狠狠瞪着张继科说,“你他妈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张继科没有回答他的话,蹲下身去捡起那个装着地瓜的塑料袋,掏了一个还算完好的出来,手上用了点劲,掰成两半递给他。

“你买了烤地瓜给我。”他又重复一遍那句话,像个牙牙学语的孩童,笑容又温暖又暧昧,似乎马龙不是在瞪他,而是在含情脉脉的给他唱情歌,“龙啊。”

马龙接了地瓜,一拳打在他脸上。

“张继科。”他一字一字叫他大名,每个音节都叮当作响,“以前咱俩都怎么说的。我给你保守秘密的自由,你也有不跟我讲的自由,但这不等于让你把我当猴耍,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这到底是你家还是旅馆?”

别说,别看,别听他的话。

秦志戬说,你任何时候都不要去完全相信一个警察。

张继科满口都是谎言,掏不出一句可信的。

马龙嘴里说着这些钉子话,心里却高兴得从地底下开出花来,一簇簇的红花又碎又密地垂下头,风一吹就顺着摇摆。许昕说他活得太累,秦志戬知道他那点破事的时候看他就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恨铁不成钢的骂他缺心眼,就差往他身上丢俩香蕉皮。但那又怎么样呢,活得再聪明又如何呢,他想这傻子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只要回来只要活着只要他能看到他全胳膊全腿的站在他面前就什么都好,哪怕一句话不讲,哪怕第二天又重新消失,哪怕他依然什么都不知道,也做一个和他配套的傻子。

他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求,只想他回来。

 

张继科有些狼狈地拿手背擦掉鼻血,拿了马龙丢在地上的包,弯腰去捡沙果。“龙你长脾气了。”

马龙反而笑了。“我不想说操你大爷了。”他把张继科拉起来扳正他的脸,跟条狼似的咬他的嘴唇,撕扯他嘴唇上翘起的薄皮,直到舌尖尝到蔓延开来的铁锈味道:“我操你。”

 

张继科对他张开手来,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来啊。”他傻里傻气的笑,眼睛里全是明媚的、满得溢出来的春光,“龙,来。”

马龙喉咙里发出一声绝望的呜咽,两只手紧揽着这个男人的脖子,湿乎乎的侧脸贴着对方脖颈温热的皮肤,他脑子里嗡嗡作响,过往漫长的倒不出来只能在黑暗里一个人翻阅的苦痛化作巨浪全部向他拍来。没有办法逃跑,没有办法离开,他走不出去这条死胡同,在封死了的墙上撞得头破血流。

张继科摸着他的脊背低声说,“我很想你。”

 

漂流在海上的人,终于拼命抓住了那根浮木。

 

 

11

 

点我

评论 ( 28 )
热度 ( 356 )
  1. 井井静海 转载了此文字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