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人间 (9)

9

 

那个周五和被吃完丢掉的泡面碗一样,被马龙最终放进记忆的垃圾桶。

蓝色的垃圾车按时按点驶来,清空街角堆成小山的赃物堆,带走满车厢的社区垃圾。然而面汤倒掉了,卫生纸团和方便筷子丢了,吃掉的辣椒没法丢掉,额头冒出的汗水没法丢掉,蔓延到鼻子的酸楚没法丢掉。

休息日前一天晚上喝了酒,马龙睡得早,给手机设了静音扣在床头柜上充电,睡到九点才起来,自然也就没注意沉默的手机。等到他冲完澡随便吃了两片面包坐回床上穿衣服,才发现秦志戬一大早上打了十个电话过来,十个未接来电提示明晃晃的列在屏幕上,像是十道摞在一起的催命符。

后来秦志戬看他不接电话,改发短信了。内容倒是非常言简意赅,十点到我办公室见我,有事让你做。

秦志戬是马龙的导师,也是现在马龙的Boss。马龙这几年和秦志戬互相折磨,早就习惯和对方的相处模式,无非是顺从和逆反两种,选择后者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他也不问为什么老板休息日召见他,一路狂飙奔到学校,电梯赶上十二楼秦志戬又不在屋里,只在门上给他留了个条,叫他去警局找肖战,帮他取一份文件。

果然秦志戬做任何事都不需要理由,只顺着指示去做就得了。马龙从门上小心地撕下那张便利贴,翻到背面,纸上还画了个太阳,旁边一行圆珠笔小字:快去快回,论文记得拿来看。

 

马龙拿了文件出来时,还在想肖战看他时的那个眼神。

他和肖战并不熟悉,只是被秦志戬以得意门生的身份带着一起去吃过几次饭。公检法向来不分家,法学院老师在大学课堂之外自然也不会除了备课什么都不做,该发展的关系还是要发展的。秦志戬跟肖战认识很多年,似乎是同学,马龙不太清楚,秦志戬也没跟他说过太多。师父总有自己的人生,而那些回忆里的东西不是身为学生的他能够涉足的。秦志戬不主动讲,马龙也不会主动去问,他只知道秦志戬胳膊上有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大约一匝长,夏天几乎不穿短袖衣服。

每个人都有秘密,秦志戬有,他也有。那箱子除了特定的钥匙,没人能打开。

马龙对警察向来抱持着又敬又畏的心态。秦志戬讲如果做生意千万不要相信三类人,军人警察公务员,警察长期和社会阴暗面接触,三个月后心就比石头还硬。马龙听了这话就过了,左耳进右耳出,没往心里去。

他上学时没什么机会跟警察打交道,本科毕业之后他继续读研,张继科考了警察,两个人住在一起,但他依然不会问太多。张继科的工作似乎不是简单的派出所民警,而是负责危险性更高一些的……某些事情。

然而就算问也没什么用。马龙不愿意谈。如果张继科愿意说的话,他会先开口告诉马龙。他们互相都明白为爱人留出喘息空间的重要性,便谁都不提,只是按部就班的过日子。每天下课之后马龙拎着书包路过菜市场,挤在一群大妈里买蔬菜,一周做一次鸡蛋炒柿子,柿子用刀切成夸张的大块,放糖和盐,菜谱上总说“适量”,他拿着小勺琢磨半天,一边想一边在碗里打三个鸡蛋。张继科经常不按点下班,偶尔准点回来拎一只烤鸭丰富餐桌。年轻人除了熊熊燃烧的爱什么都没有,张继科苦巴巴的攒那点死工资,马龙申请助教写论文攒奖学金,跑银行批贷款,在学校附近找了新楼盘,秦志戬帮忙找了人给打了点折,付了个小户型的首付。

房子很小,不过两个人足够住。马龙是起了留校的心思的,他想张继科工作安定下来,单位也在附近,再过几年买个车也能做到,到时候来回跑也不会特别麻烦。他爱极张继科穿制服的样子,也爱极了他整个人,爱极张继科狼吞虎咽吃他做的炒鸡蛋,盐放多了也没表示出一丝嫌弃,抓起玻璃杯大口喝水的样子。

马龙把菜端出去之后才发现自己把盐当成了糖。腰上银行办卡赠的卡通图案围裙还没来得及摘下来,他拿着个锅铲手足无措的站在厨房门口,看张继科张大了嘴把盘子端起来往嘴里划拉饭,边吃还边给他举大拇指,觉得对方那样子又可爱又好笑。

 

 

肖战把秦志戬要的材料交给他,问了几句秦志戬的近况,又问问马龙最近在做什么项目。

马龙一一答了。他倒不怕肖战,只是并不知道要怎么和肖战相处。秦志戬和肖战是老友,但气质截然不同,秦志戬毕竟是个搞研究的,比肖战更文一点,他能摸透秦志戬的意思,但不明白肖战的影子背后隐含了什么。或许警察这个职业,总是比其他工作多些血的意味。

马龙拿着牛皮纸袋告辞的时候,他听到肖战叹了一口气。

那一叹里包含了犹豫,怀疑,还有更多的东西。他琢磨着肖战为什么要那么看他,下楼梯时没看脚下,差点踩空。幸好有人伸了手扶了他的腰一把,马龙惊魂未定地道了谢,抬头时才发现又是那张脸。

张继科站在台阶上静静看着他,像在看一幅画。

 

如果感情也像垃圾一样能分门别类处理掉就好了。愤怒放在不可回收那栏,喜欢放在可回收的筐里,用黑色塑料袋装着死掉的半颗心,收拾过去就如同处理一具尸体一样冷酷无情。

马龙倒是比他想象里的自己更冷静。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人,也没想要再跟他像梦里一样来一场殊死搏斗,这毕竟是不切实际的妄想,无论时间还是地点还是他的身体都不允许——他的搏斗技巧还是张继科教的。脑袋里那根筋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哑着嗓子问,“你没去当法警?”

张继科轻描淡写的说,“最高法过来不至于把法警也揣来带着。他们管刘局借的人。”他顿了一下,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空白,“……恰好我有空,就去了。”

马龙说好。他往下快走几步,回头看一眼张继科,又转过脸往下走。他垂下目光,咬着嘴唇推开玻璃门,从面前模糊的倒影里,看见张继科还站在那里。

手里头的文件角像一把锥子扎着他的掌心,马龙想老师说的真对。有些人的心比石头硬得多。以前他不信,如今他信了。



=================================

5000fo感谢。

我是个无趣的人,写的东西也干巴巴,两年没有提笔,因为这两个人又开始重新敲键盘爆肝,从未想到会收到这么多关注和喜欢。每一条留言都细细看过,非常感谢各位用温柔点亮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大概会写完这篇再开始更月光航线,祝大家节日快乐。


评论 ( 22 )
热度 ( 386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