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人间 (8)

8

 

结果吵架之后也就那么着了。电话不打短信不回,两个人都忙,也懒得去学校找对方,冷战了快两周。张继科跟学弟周雨一起吃饭,期间周雨跟他说话他也一直走神,还把筷子插进杯里转了好久,勺子盛了半天空气。

周雨觉得他快被看不见的寒流冻死在右安门外了。

“哥啊。”他说,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神态像个抱松果的松鼠,生怕触到这位爷哪片逆鳞,“你最近怎么了?”

周雨瞅着张继科那样子不像谈恋爱。张继科一点声也不吱,把嘴闭得像个蜡封的葫芦。他这位学长要瞒点事情,任谁都不能从他心里掏出半点东西。周雨特别好奇如果有个人能走进张继科的内心世界,那人得是多厉害的一个角色啊。

但是张继科不说。起码没跟他说。他之前跟周雨出来吃饭来信息,掏手机时脸上还带着乐,这半个月来就板着个冰块脸,上课帮老师点名时威力极强,一眼扫过去一阵冷风。

张继科闷闷的喝汤,只说没事。这下勺子终于放对地方,然而他面前早就是个空碗了。

周雨:“……”

那一瞬间周雨感觉自己撞破了什么秘密。他不太好意思提,只好拐弯抹角的说,哥你那汤凉了,我给你盛碗新的吧。

 

 

马龙气过那一段时间,也就不气了。张继科没给他打电话,他就也懒得回,想谁没了谁还不能活是怎么的。地球天天转太阳照常升起,只是少了一个人陪着说话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没数离那次吵架过了几天,正好赶上室友过生日全寝室出去吃四川火锅,寿星喝得醉醺醺的,拍着他的肩膀说,哎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今朝有酒今朝醉!说着顺手又把他面前已经空了的杯满上了。

马龙酒量一般,在那之前已经喝了两瓶多,还没吃什么东西,只夹了两个虾。他皮肤白,一喝酒就有点上脸,从脖颈到耳朵根都是红的。包厢灯光太亮晃得他眼晕,室友们都喝多了,有两个已经倒座位上拿酒瓶子开始唱歌,只有他还保持着清醒。

他恶狠狠地拿了杯把酒喝了,剩下的时间就一直盯着扣在桌上的手机,仿佛下一秒黑色屏幕就能亮起来似的。马龙既想看新消息提醒又不敢看,他觉得自己这患得患失的心态有点小女生,但又说不好哪里不对。做错一道案例分析题还能有参考答案和法条对照看哪儿错了,感情问题却没人能给他解决。

室友从卫生间吐完回来,已经开始抱着矿泉水讲初恋情人了。马龙喝完第三瓶酒,脸烫得能引燃太阳。他鼓足勇气把手机翻过来,想给张继科打电话。

就这样吧。马龙想。认识了这么多年,从小到大,张继科身上有几颗痣他都清楚。从高中开始动心,到大学成为恋人,恋这一棵姓张的歪脖树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单单只看喜欢的时间,算来算去也有两千天。人活着一辈子生命里也不见得有太多个两千天,吃过火锅之后他能原谅任何事,包括莫名其妙的争吵,包括张继科,包括像个傻子一样的他自己。

他按亮手机屏幕,刚想拨出号码去,看到屏幕上方显示来了一条新信息。

号码很熟悉,联系人名字很熟悉,他曾经拨过无数次的那个号码,闭着眼睛都能按出来。

张继科说,晚饭吃了吗。

 

马龙一下子就笑了。他简短的回了个“嗯”别的什么也没写,撂了手机,抓起筷子,往锅里下已经没人动了的青菜拼盘,锅开了之后夹了好几筷子生菜到盘子里,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这次突然开始又突然结束的冷战发生之前,马龙想过很多次他们的未来,就连现在他也在想。他和张继科归根结底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站在一起又像是对立的两面镜子,和他谈恋爱是很简单也很难的一个过程,他不需要猜张继科的心思,但大多数时候,他不明白张继科在想什么。是否能一起走,能走多远,到目前为止还是个未知数,没人能给他们下一个确切的定论,毛线团互相拥抱之后,仍然需要将对方的麻花线解开,再一股一股的重新缠绕。

他能从张继科的眼睛里,看到许许多多个马龙的影子。

从前他总觉得人沉溺于爱情是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但是如今——马龙发现他高估了自己,也想错了一件事。

没了张继科,他也活不了。

 

 

马龙从模拟法庭离开时,还忍不住回头去看。即使屋里人早就走得差不多,后续工作交给新校区的学生收拾,还有几个老师在门口等他一起上大巴。他没法耽误太多时间,又不想错过这个和张继科说话的机会,只能走回去叫他。

“你……”马龙有些僵硬的挤出一个字,“电话还是以前那个吗?”

张继科沉默的点头,表情没什么变化。他将马龙手中还攥着的手套抽出来带上,对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下次见,马龙。”

“你等一下!”

马龙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平时看着温和,发起火来比张继科还吓人,许昕总说师兄着了火就跟霸王龙没什么两样。好脾气的人不等于没有脾气,六年的压抑逐渐累积成雪塔,最终在山巅哗啦一声垮塌。他也不管别的什么了,不管接下来要回老校区晚上要陪着吃饭明天还有两个讲座要跟着去,他拽了张继科的领子拖到无人的墙角,熬了两晚的眼睛胀得要命胸口也胀得要命,愤怒的潮水在台风天翻涌过整片海滩,徘徊着寻找奔流的出口。

你凭什么说下次见。一句话也没留下就消失,单方面失踪很爽是吗。那些话早就在他喉头翻滚过千万遍,此刻却一句都没法吐出来,马龙疼得想哭,他把张继科的衣服全抓皱了,衬衫本来熨得十分平整,看得出那人费了很多心思,现在却爬满了丑陋的褶子……他不愿意去想更坏的结果,但他没有办法,在过去的无数个日夜里,他用尽所有方式,都没法找到张继科,更没法当他死了,当他不存在——

他忍住所有情绪,红着眼睛说张继科你别这么跟我说话,你别这么看我。

你凭什么。


评论 ( 19 )
热度 ( 416 )
  1. 井井静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井井静海 转载了此文字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