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月光航线 (18)

18

 

马龙大多数时间都想的很多,只有在遇到他反应不过来的事情时,才会突然变成个思考方式简单的人。脑子里闹哄哄堵着的念头纷纷合体破碎或者坠落,经过几重厮杀最后只剩下一个,即使不想这样做也只剩下眼前这一条路,于是他就只能走过去。没人知道要摘下悬崖边那棵树上亮得耀眼的红果子会付出怎样的代价,秦志戬不知道,张继科不知道,马龙自己也不知道。

马龙常常这样想,要是世界上有种能完美掩饰心情的人皮面具就好了,带上就能变成任何人,也能不被任何人看破。然而人间并没有这样的东西,他又不擅长用其他情绪掩饰自己,就只能挂着一张平静的脸。他也对臭球生气,也因为饭菜好吃而笑,但所有表情都是淡淡的,旁人看不出来,他也觉得自己演得很好。

不可能没压力。秦志戬跟他说,憋着干嘛,该说就说,该喊就喊,摔东西也行,只要能把堵在胸口的闷气发泄出来,怎么都行,必要的时候可以找他批条子去训练场再夜跑加练个两万米。马龙那点小心思他早就看在眼里,只是不说。他要面对的人哪一个都不好应付,如果好应付的话也不可能参加世界大赛了。年轻的男孩们因为对乒乓球的热爱从这片广袤土地的各个地方汇集于此,从少年变成青年,从小萝卜头长成英俊挺拔能独立支撑起一片天空的白杨树,他开始长出白发,那一小块地方怎么拔也拔不完,拔了又能长出新的,但马龙好像永远长不大。他拿起球拍的时候显得挺成熟,走下球场背起球包望着远方的样子还像个小孩子,执拗又天真。

秦志戬跟他讲比赛要注意的事项,马龙就不吭声,整个人沉在自己的世界里。秦志戬拿他没办法。他总是这样,和许昕反着来,许昕是憋不住话要往外倒压力什么话都跟他说,马龙是把所有问题都放心里,不愿理人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放。孩子小时候不好管,长大了更不好管。

秦志戬没辙了,说那你冲下面喊两声吧,反正现在这个点都吃饭没人看你。你心里有事,藏着不说容易着火。这是大赛前,不是打完了。打完了你怎么的都行。

 

马龙这回听他的,乖乖打开窗户喊了两声,然后就熄火了。

楼下张继科正挎着球包走过,上身黑半袖下身粉裤子,脖子上搭着一条大得奇怪的白毛巾,好像是之前从酒店顺的。

马龙胳膊伸着窗户刚关了一半,看见张继科也不关了。他趴在窗台上向下望,想叫又不敢叫出声,眼巴巴看着张继科在傍晚的夜色里越走越远,最终变成一个视网膜上的小黑点。

秦志戬瞅着马龙的背影叹口气,忧心忡忡地拧开一瓶矿泉水。

“拿回去喝吧。”他把瓶子塞进马龙怀里,“盖都给你拧好了。”

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行星也都是冷冰的石头,在世界在宇宙在不同地点相逢次数再多也不能为谁停下公转的脚步。他没法替马龙操心,马龙也不需要他操心,所有事情早就在马龙面前被他摊开,师徒两个对接下来要走的路都看得通透。想去伦敦就得放弃一些东西,想要单打机会就得拿命去搏,国家队的人从来不怕拼,他秦门的人更不怕。

他只是忧虑马龙的以后。

话没说出口之前有一万零一种回旋的方式,旁人觉得是飞蛾扑火,其实也不一定是自寻死路,还有个词叫向死而生。

秦志戬也只能这么劝。伦敦两个字化做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血红血红的挂在他们头顶,底下坠了铅。

 

马龙不是怕张继科,也不是怕王皓,他怕他自己。

顶着世界排名第五的头衔,实力却一直都被人指指戳戳。单项不行,没成绩,大赛扶不上墙,诸如此类。运动员也上网,也不是与世隔绝,训练忙归忙空闲也有,什么都能看见。去年拿了亚运会男单冠军,他终于高兴了些。张继科跟他讲他总在意别人的想法这样不太好,马龙就是改不过来。

“好歹我是个洲际赛的冠军了。”马龙挺开心的跟他讲,嘴边馒头渣还没来得及擦掉,“洲际大赛的单打冠军,比以前好了。”

张继科用胡子扎他的下巴。

“别人要是不喜欢你,你拿一亿个冠军也没用。”

这话倒是实话。马龙晓得。

张继科却想得开。他伸了手把马龙脸上显眼的馒头屑扒拉掉,又递给他一个包子。

“牛肉的。”张继科拿了个黄瓜鸡蛋馅儿慢慢嚼,“你别想那些,想也没有用。”

马龙沉默的递给他一个醋盘,沉默的看张继科吃包子,沉默的想着事。食堂师傅手巧,牛肉胡萝卜馅拌得咸淡适宜,他却什么滋味都没尝出来。

一顿饭吃到最后张继科说,“你心里要是不藏事,也就不是你了。”

 

但是无论在脑中预演过多少回,失掉最后那一分时,马龙还是难过的想哭。

又一次。再一次。他已经记不得到底有多少次,失败的滋味比莲心还苦。

马龙从小到大每个冠军都想要,什么比赛都想赢,正因为如此,受挫的时候那痛苦才更难熬。膝盖和脚腕隐隐传来痛楚,细细的火蛇顺着脚踝往上爬,他后背全是冷汗,握着拍的手湿漉漉一片。赛场上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秦志戬大声叫他的名字,说他打得挺好,心理和技术都进步,对他没有不满意。或许本来也应该是这样,该做到的都做到了,无所谓成功失败,赛后总结宝贵经验,例行交报告上去也就完了;他走出赛场,走向采访区,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话筒录音笔举到他面前,理智告诉他这时候应该快速整理情绪去接受采访,他抬脚想要往前走,前方却没有路,也没有光——

 他一脚踩空。

 

马龙从无梦的深渊中惊醒,满头大汗,心惊不已。

他的鹿特丹,他伦敦单打名额的梦,全都破碎了。


评论 ( 26 )
热度 ( 357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