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月光航线 (13)

短更,没坑


13

 

马龙每天围着他的小盆栽转,对着电脑在本子上抄养仙人球的注意事项,又百度又去养花论坛扒帖子,总结了一大堆前人的方法,一行一行写的可认真。许昕总偷溜进来给仙人球浇水,偏巧每次都能被马龙逮个正着,抢了他手里的喷壶喷了许昕两层楼。

许昕抱着头狼狈逃窜,“师兄!你说我一个大活人摆在你眼前你不看,出去吃个烤肉也不好好吃,天天走神看你那手机屏幕,对个仙人掌那么好干嘛啊!”

马龙收回喷壶在掌心转了两圈,挑了下眉对他笑:“秘密。”

是他说不出口的……也无法分享给别人的秘密。

 

五月回国后不久就是乒超。张继科两次三比二输给马龙,马龙觉得是进步,张继科情绪也还正常。都不是三岁小孩,打架输了互相不理生闷气,这么多年过来,每次输了球心里都纠结,关系也就不用处了。张继科平时看着懒散,比赛的时候特别愿意跟他反着干,牟足了劲儿要跟他分个高下,接受采访时倒是一本正经的说“目标是常规赛得分王,想要超越过去的自己”,但马龙知道,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那个名称。

房间里没别人的时候,马龙经常会去找张继科。大多数时间聊天南地北,聊球,聊之前的比赛,互相损对方的缺点,剩下的一点点空隙什么都不做,只是靠在一起玩彼此的手指。下午的日光暖融融的打亮半个桌面,桌子上两副球拍被张继科放在一起,板子边缘亲密地挨着,好像中间插不进去任何东西。

张继科最近似乎对他的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抓起来又掐又揉的能玩好半天,本来简单的动作被他一做莫名就多了些说不出的意味。张继科的手叠着他的,手掌带着刚运动过的薄汗和年轻男人特有的热度,从手指尖慢悠悠推到指根,拇指划过掌心最软处,虚虚的握着手腕摸他的脉搏,摸摸索索有两次直接就点着了火。屋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方博在外面哐哐哐敲门,节奏有序两短一长,高喊屋里有没有人领队有请电话不接人找不到真是反了天了!

张继科坐在床上脸黑成了个包公,裤子脱了一半要提未提,恨不得破门而出一球拍锤死那倒霉孩子。马龙打着哈欠捏他的胳膊笑他,脸上还有刚燃烧起来未褪去的红。

 

马龙曾经无数次的想过,他和张继科大概永远不会分开。

他不是个悲观主义者,看问题大多遵循着现实的角度,尊重必然的发展,也尊重其两面性。但只有这一件事情他如此肯定,并坚信对方也是同样想法。尽管他知道身为运动员有很多不确定性,运动生涯的短暂,太早到来的更新换代和在某项运动之后的数量庞大的人群,竞技体育的残酷性,荣誉和健康的取舍——这些他思考过无数次的问号,如今却因为张继科的腰伤,再次摆在了他的面前。

张继科的腰伤加重了。

他的腰伤早有预兆,运动员的陈年老伤随着日月潮声静静沉淀在肌肉每一寸纹理里,身体是个脾气阴晴不定的大爷,好的时候就一切正常,一旦拼得太狠,疼就从骨头缝里滋溜溜的往外钻,无数个小钻头一起开足马力,把坚硬的混凝土墙壁从中穿个通透。

勒克瑙对马龙来说是座幸运之城,他以四比二的成绩交出一份男单的漂亮答卷,摘得团体男双男单混双四项冠军。回北京当天晚上他揣了两个热乎乎的煮鸡蛋去找张继科,张继科却不在屋里。一向热闹的楼此刻人却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走廊里静得要命,只有一扇门开了个缝透出些许微弱的光,他沿着墙壁往前走,忽然听到老袁的说话声:

“你太拼了。”

紧接着张继科的声音响起来,平平淡淡的,不带任何情绪,好像在说今天晚饭吃了碗泡面。

“对手是龙,不拼不行啊。”

“你自己也明白……”老袁叹了口气,“你这腰。虽然你现在年轻,但是经不起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总得为你以后想想。”

马龙僵在门板外面,手心全是汗,冷的发颤。

 

“大不了就打封闭呗。”他听见张继科说,每一个字都是一根针,“反正现在不拼,也就没什么以后了。”

 


评论 ( 19 )
热度 ( 331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