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月光航线 (12)

此章有很烂的肉 慎入


12

 

三月初国家队全体奔赴宁波进行封闭集训。日子单调盲目的过,计划表按照顺序一张张翻过去,队内循环场场轮换,不管结果是哪一方胜利,训练基地外的山茶依然自顾自的开成大片红霞。

马龙的发挥却比他想象中要差上许多。脑子里演练的和实际动手永远是两回事,组双打训练的时候输了好几回,打之前约定好了哪一队输了就要钻球桌拍照留念,许昕王励勤的队伍比他和王皓的配合要默契不少,于是他只能和王皓钻了两次球桌,被众人掏出手机记录下了黑历史。马龙低着头起身拍膝盖上的灰,周围的人都在笑,他却觉得难过。横滨两个方块字写在纸上倒是很美,这座城市的名字留给他的却没有什么太好的记忆,队内直通选拔赛第二阶段遭遇八连败失去直通资格,尽管刘国梁对记者说依然看好他,对他有信心,但他仍然时不时的在怀疑自己。世界前三的名次摆是摆在那里了,击球杀伤力体现不出来,比别人更早适应无机胶水又怎样,分拿不到手,说什么都没用。

在训练基地他和张继科交流很少。两个人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最多就是在擦肩而过时看对方一眼,没有更多的话讲。马龙认真准备男单和男双,张继科的排名并不理想,横滨的单打名额他也没报上,黑眼珠里燃着两团静静的火,击球时眼神狠绝,如同一只正在撕扯猎物的孤狼。

马龙的横滨男单之旅止步于半决赛。离开时他有些茫然,但又不知道要去哪里。他磨磨蹭蹭地在场地边上转,跟着大部队一起坐车回酒店,脑袋里空空一片,想不到除了胜负之外的其他东西。司机开着半扇窗户往车里交换新鲜空气,车里满是嗡嗡的交谈声,街边音像店在放不知名的日本歌曲,一个男声配着吉他伴奏来回哼唱,调子里满是苦闷的情绪,声音在春日里打出无数个纠缠在一起的结。

最后一天单打决赛结束后,领导们留了半天给队员们四处转转买点纪念品。还没吃过午饭酒店就走空了大半层,马龙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去敲张继科的门。他没打电话也没发信息,但心里就是拿准了张继科不会出去。他们的构成大部分都不同,但在某些地方却奇异的相似。

张继科头发蓬乱的来开门,眼睛还没睁开,像是刚睡醒。马龙推着他进了门,动作很快的落了锁,门链打在木板上发出很大的一声“啪”,不锈钢的圆坠子悬在半空中晃来晃去的做圆周运动,好半天才终于停下来。

“睡醒了吗。”马龙轻声说。

张继科贴着墙壁歪歪扭扭站着,表情茫然,像是还沉浸在刚才的瞌睡中没拔出来,听见他的话后也没有直接回答。他伸手搂了马龙,揽着他的肩往里走,跌跌撞撞地往床上挪,也不知是谁先绊了一脚,两个人在白色的被单里摔成一团。

马龙被一条胳膊硌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张继科贴了过来,干燥的嘴唇不断地贴着他脖颈后面那块皮肤,温热的气息喷在马龙耳后,令他整个人都不自觉的紧张起来,耳廓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红。他皮肤本来就白,情绪上有什么变化反映在脸上的时候便格外赏心悦目,张继科饶有兴趣的欣赏了一会儿,才低声说,“睡醒了。”

马龙躺着喘了会儿气,才说,“你没出去溜达下,买点啥……他们都走了……”

“你不是也没去吗。”张继科轻巧的回答,声音里带了点笑,“难得这么主动,想做点什么啊你。”

马龙穿了件圆领长袖T恤,领口开得有点大,被张继科扯得露出了大部分锁骨。张继科动作轻缓地把他的衣服向上卷,露出白皙的肚皮和半个胸膛,手上力度小心翼翼,就像在剥一颗刚刚采摘回来的新笋。

马龙恨极了他那张嘴,伸长手臂将还在剥笋的那人拉下来,亲了一口又咬了下他的胳膊,闷闷地说:“明知故问。”

他讲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找张继科,也讲不通为什么就会有他在屋里没出去的自信,完全是凭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懵劲儿。话都搁在心里,被孤单和傲气混了揉成面团,张继科对他笑一点,发酵起来就有个月亮那么大,想掏出来给对方看的时候却难上加难。

在更早的时候,去新西兰比赛他们就睡一个房间,少年时期什么都不懂,打球对着对手时比谁都精明会算计,碰到懵懂的青春感情题就七窍通了六窍,什么解法都给不出来,只能交上去一张空白纸。每天都能看见对方,都清楚自己胸腔里有个地方又痒又麻,却束手无策。长大之后滚在一起的时候倒是少,大多数时间还是靠亲吻和手指嘴唇的相互慰藉过日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队里的情况却不允许瞎胡闹,赶上短暂的假期他们才能好好做上那么两次爱。两个人都知道做完全套是个麻烦又痛苦的活儿,然而每次相拥还是忍不住想去汲取对方身上的温暖。



完整图片地址

不老歌




评论 ( 21 )
热度 ( 346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