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让我偷偷看你

我爱我鹅!!!!

百病始生:

*架空设定

*ooc

*送给偶的海星儿!


 

“你叫什么名字?”张继科用笔挠了挠自个儿的脸颊问道。

 

对面大概五六岁的小胖墩一脸新奇瞅着他,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想了想奶声奶气地说:“我叫——蔡——子——虞。”

 

“今年多大了?”

 

“快五岁啦——”

 

“你妈妈呢?”

 

“妈妈不见了——”蔡小朋友说完自己咯咯的笑了起来,“跟着妈妈走,妈妈不见了。”

 

“妈妈叫什么呀?”

 

“付虞——”

 

“妈妈的电话号码记得吗?”

 

小胖墩一下子不笑了,苦着脸耷拉着嘴角说:“还没背会——”

 

那咋整?张继科抄了个纸条,右手抄了孩子就抱了起来——现在小孩儿真是营养过剩没的说,抱得他嘶哑咧嘴的。给带孩子来的好心人道了谢,溜达着把小孩抱回办公室了。

 

“哟,狗哥,又捡一儿子?”说话的叫方博,今年刚调来基层服务一年,做事聪明也利索,就是一张嘴贱的人见人怼。

 

张继科还没说话呢,怀里胖小子不乐意了,气呼呼做了个鬼脸:“他才不是我爸爸,我爸爸白着呢!”

 

要不说现在小孩真的越来越讨喜,胖嘟嘟的小孩本来看着就喜庆,小嘴巴还呱唧呱唧伶牙俐齿的,屋里好几个同事都围了来,一群大老爷们围着个小孩儿哄着玩。张继科随手就把蔡子虞塞给边上王皓手里,掉脸就要去电脑查系统。

 

谁知道他这才刚转身呢小胖墩就嗷上了,说还要那个叔叔抱——就要那个叔叔抱——边嗷边蹬腿混世魔王劲一下子就上来了,这没办法张继科只得把资料给了王皓,自己又把这胖小子给抱了。

 

“你都要五岁岁了,还要抱呢你,是不是男人啊。”边上有同事打趣道。

 

小胖墩嘻嘻笑了,神气活现地说:“爸爸就是这样才不抱了,爸爸不抱叔叔抱!”

 

张继科抱着他,心里想着今儿回家哑铃是不用举了,一边随意的问道:“那你记得谁的电话吗?”

 

“我有龙老师的电话!”小胖墩非常骄傲的说,从口袋里掏啊掏,掏出来一堆皱巴巴的餐巾纸,一张张展开,终于找到了一张上写着11位电话号码。

 

马龙在超市买东西,他对着两种口味的乐事发愁了许久最终决定两包都买,晚上和许昕掺着吃,正心满意足的要去拿薯片,手机响了。

 

“喂您好,是龙老师吗,我是月半派出所的名警我姓王。”

 

“你打错人了吧。”马龙说,心里想着这个诈骗份子怎么名字都没搞对,功夫不到家啊。

 

“没有啊?”那边还执着不懈,马龙刚要挂电话,对面又说道:“您是半球体育中心的不,我这儿有一小孩儿走失了,手里只有您电话,孩子叫蔡子虞,您有印象吗?”

 

所以马龙问了地址、飞快的捞了两包薯片结账、骑着电驴一路摧枯拉朽赶到了月半派出所,刚到门口呢就见一黑不溜秋民警带着一熟悉的胖墩在门口玩什么扑闪扑闪的游戏,看见他来了胖墩倒是开心,叫着龙老师——就要扑过来。马龙熟练的把他捞起来,第一百零一次非常认真的对乒乓兴趣中级班的蔡子虞小朋友说道:“说了我姓马。”

 

“龙老师————”胖墩我行我素,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叽叽咕咕地说话,总结起来就是妈妈带我出来玩妈妈要我等他我看见妈妈啦我跟着妈妈走妈妈不见了!

 

张继科在一边看得直乐,想这小龙老师看起来也年轻,果然小孩子就是喜欢年轻好看的——这其实是他潜意识里非常不要脸的自我夸奖了。“龙老师是吧,你有他父母的电话吗?刚才我们系统查了核实下来都不对。” 

 

马龙面对着张继科,这位黑的发亮的警察同志看起来就不是一副正气昭昭的样子,长得挺帅就是一身痞气,耷拉眼看起来也不像是火眼金金的罪恶手电筒啊。他叹了口气,申明道:“我姓马。”

 

张继科点了点头,及时纠正反省了一下自己的错误:“马老师。”随后伸出手来,指了指自己:“张继科。”

 

马龙点了点头:“张警官。”他想掏手机找蔡子虞妈妈的电话,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胖墩已经挂着他的脖子睡着了。

 

……………………。

 

马龙对张继科说:“张警官,手机在我裤子里,你帮我拿下。”

 

在张继科掏成上衣口袋一次、掏错方向一次、掏出MP3一次以后,终于掏到了马龙的手机,马龙双手抱着胖墩,一边报了密码让张继科解锁了自己手机,又指挥他找到微信,在组群里找到了16届中班,翻翻翻翻到了备注为蔡子虞妈妈的微信联系人。

 

一个微信电话打过去,那边女人声音听起来都要崩溃了,张继科拿了手机简单给她介绍了下情况,让她快些来警局,马龙在一边继续抱着蔡子虞,这小子忒重——说了要减肥也不见成效,只能左右手换力抱着,张继科说完,记下了蔡妈妈的手机号码,示意马龙转个身,又把手机给马龙塞回到裤子口袋里。

 

没心没肺的胖墩睡得贼香,不过想想也是,听蔡妈妈的意思他从百盛大楼走丢一直快走到鼓楼大转盘,小短腿是真能跑,3公里的路也够把小孩儿折磨够呛。

 

“进去坐坐啊,站着抱累人。”张继科说。马龙小幅度点了点头,跟着他进了办公室,方博正倒水呢,瞅见这又乐了。

 

“狗哥,你孩儿他爸找到了啊?”

 

“小声点,孩子睡觉呢。”张继科说。

 

“哦哦哦。”方博虚心认错,又贱里贱气笑着气声说道:“这么疼孩子呢?”

 

张继科没理他,想着下次体能训练你可别落我手里,让你练完回家休养三个月以后安静做做交通协警好了。

 

等了十几分钟吧,咔咔咔的脚步声就来了,隔老远就听见“宝宝呢我宝宝呢。”蔡子虞耳朵尖的很,听到妈妈的声音就醒了,眼睛还睁不开迷迷糊糊伸手就说要妈妈抱,蔡妈妈看了是眼泪哗啦啦的掉,想骂又不忍心,从马龙手上把小孩儿接过来,给马龙道了谢,给民警道了谢,张继科问了问资料打算回去补材料,才发现系统里那么久查不到吻合的人物信息是因为蔡小朋友发音不标准所致,妈妈明明叫付芸,给说成付虞了。

 

马龙见这事情解决了,安慰了蔡妈妈几句也打算回家去了——他的倒霉室友懒蛋师弟,没人洗菜切菜就坚决不开火,宁愿饿着不愿累着的精神难以让人放任不理。

 

“诶——龙老师。”他听见有人叫他,想着没人能看见对天先翻了个白眼才转头,就看那人笑嘻嘻地凑过来,翻开小本儿:“马老师马老师,一时口误,留个电话呗,我们备案。”

 

方博看不下去了:“刚才内小孩内餐巾纸不是还在你桌上吗?”

 

张继科面色不改,继续补充道:“身份证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也提供一下,多谢配合。”

 

马龙一边念一边看这人潦草的记下信息,一边心想:“这家伙的字可真丑啊。”

 

TBC

说着写完小童话再开文,谁知道根本忍不住啊……

(讲道理,龙队你是没有资格批评继科哥哥字丑的。

脑洞是这张:



评论 ( 3 )
热度 ( 408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