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月光航线 (8)

8.

 

长达一个多月的深圳冬训结束后,马龙又随队回到北京。北京的冬天不算特别冷,但仍然有寒凉的北风。赶在二月六号除夕之前队里放了少少几天假,短暂的假期在如今的乒乓队员眼里早已变成了不敢想的奢侈。许昕笑着总结,以前小的时候没觉得时间有多宝贵,做了职业运动员后才觉得每个休息日都得好好珍惜,毕竟长大了嘛。

马龙想着要回家,寻思着去买点东西带回去。早上开会拖沓了点,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有点晚了,便急急忙忙上台阶准备回屋去套外衣出门。正巧张继科从走廊另一端过来,看见他这个样子,便问:“要去买东西?”

马龙说嗯。他们在走廊面对面站着,距离很近,近到马龙稍稍一偏头就能看到他的眼睛。三层眼皮,睫毛很长,左眼比右眼稍小一点点,大部分时间看起来都是没精神的样子,眯起眼睛看他的时候却意外的温柔。张继科以前跟他讲过,自己的左眼大小问题跟他爸脱不开关系。小时候跟父亲练球,父亲一说他他就哭鼻子。“打得不好,要不就是比赛输了,总是抬左手抹眼泪,时间长了就这样了。”张先生盘着腿坐在他床边,边讲边抓头发,妄图把那些结结巴巴倒出来的小窘迫都藏到眼神深处去,马龙瞧着他的样子倒觉得非常可爱,盘算着要不要悄悄拿手机录下来。

走廊尽头的窗户不知道被谁打开了,呼呼地往里灌冷空气。张继科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屋里推,催他去穿衣服。他自己倒是大马金刀地往床边一坐,手撑在两旁支着,抬着头瞅他,仿佛在欣赏一幅油画。

马龙说你要陪我去啊。他被那目光瞅得有点不好意思,便缓慢地往衣柜方向转了半个身子。他突然想起网上的评论,球迷们总说张继科有双好看的桃花眼,如今看来的确是这样。

张继科哼了一声,说不然呢。我也去买些带回去。

马龙说那你等我一会儿。他翻箱倒柜,最后蹲下身从压在最底下的抽屉里拽出一条灰格子围巾,准确无误地丢到张继科怀里。

 

北京这时候才显出些许空旷,平时拥挤的人潮到年底少了一些,街上都是行色匆匆的男女。出来的时候马龙觉得手腕被吹得冰凉,伸手去摸才发现走得太急,拿的外套不是平常他穿的那件而是件没兜的,口袋里原本揣的手套自然也没带。北京不似他的老家东北,冬天透骨的凉,打着旋儿的风能吹倒一个壮实的大汉,但温度依然硬的像一块刚从冷库拿出的冰,时不时就刺人一下,打到皮肤上也疼得彻骨。

张继科和他并排走,穿一件藏蓝色外套,脖子上套着他那条温暖牌围巾,胡子终于想起来剃了,下巴露出青青的刚刮过的颜色来,像个刚入社会的纯洁小青年。马龙侧着脸看他,心想这人可真好看,动起来比静的照片更好看,偏偏不少媒体像是跟他有仇,好几次比赛抓拍出来的照片没一张能看的。

张继科注意到他的视线,顺手将马龙的手拉过来揣在兜里。脸上大大的写着“冷漠”两个字,目光垂着像是没睡醒。男人的手掌贴着他的手腕,指上有层常年打球磨出的薄茧。隔着皮肤传来属于另一个人的热度,温度并不高,他的心却被烫得突突的跳起来。马龙莫名其妙有点想笑,同时心里又忐忑得很,胸口有只担心的鼓哒哒哒敲着节奏安静不下来,于是用胳膊肘幅度很轻的拱他胳膊一下,搞着没人知道的小动作。

他轻声说,“有人过来怎么办。”

张继科硬邦邦板着个脸,十足大爷模样:“不怕。运动员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关节,这是正当理由。”他对马龙挤了挤眼睛,又说,“我这衣服兜大,平时出去的时候买水果都不用带兜,塞你手正好。”

然后他把马龙的手又往兜里塞了塞,两个人大摇大摆的往外走。马龙打了个喷嚏,用空出的另一只手揉揉鼻子,看看天又看看隐藏在棉袄兜里的两只手。张继科骨节分明的手指将他的手腕整个包裹住,裹得严严实实还出了点汗,一丝冷风都透不进。

他偷偷笑了。笑的时候呛了口风,悲催的站在路边咳嗽起来。

 

买完东西后已经接近下午一点,两人饥肠辘辘,拎着大包小包找了家路边小店吃馄饨,马龙点一碗三鲜虾仁的,张继科要一碗白菜猪肉馅儿,再加一小盘花生米。热气腾腾的两个大碗很快端上来,汤鲜亮亮的,零碎的撒着碎海米和紫菜末。马龙摘了围巾叠好交给张继科,跟鼓囊囊的购物袋们排排坐,一起待在座位上。

马龙伸出筷子夹了个馄饨咬了一口,露出里面的整个虾仁,挑出来举给张继科看。

“我这里也有。”张继科拿了个塑料勺,舀出一汤勺虾米。

马龙哈哈笑着说,“你吃虾吗?”

张继科快速地回,“不要。”他郁闷地用筷子戳碗里的馄饨,有个皮儿漏了,馅随着他的筷子在汤里来回跑。

张继科爱吃辣的,也喜欢吃鱼,唯独对虾敬而远之。小时候吃太多伤着了,以至于现在看到就拒绝,除非张爸让他吃。马龙就时不时用这事小小的调侃一下他,每次看到张继科嫌弃的表情就觉得自己在用骨头棒逗一只小狗,产生罪恶感的同时又乐此不疲。他整个人沉浸在快乐的回忆里,脸上挂着的笑盖都盖不住,张继科叫了他两声也没吸引他注意,于是气呼呼地将三个猪肉馅馄饨皮夹进他碗里。

张继科订的票比他早一天。队友走了不少,张继科趁着没人就挤到马龙屋来。前一晚就在公寓靠着说了几句话,讲来讲去也都是几年间彼此都知道或不知道的日常,说年后的公开赛安排,前几天又被指导训了,说邻居家以前养了条亲人的小黄狗,尾巴晃得人眼晕,唠叨到最后俩人都困,挨在一起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发现被子蹬了一半在地上,腿倒是都跨在对方身上,姿势非常不可描述,红着脸互相帮助了一发之后马龙对着那张熟悉的脸又觉得尴尬,只好转过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马龙陪他走了一段路,穿没人的小路往车多的地方走,方便打车。在路口马龙停下脚步说你走吧,张继科拖着个行李箱吭哧吭哧走出老远,忽然丢下行李箱冲回来,不管不顾地亲了他一口。

“别忘了打电话。”张继科道。

马龙几乎笑喷了,说行了行了知道了你快走吧不走赶不上二路汽车了。他揉揉张继科的头发,心想这个人怎么这么傻。

但他就是喜欢。





昨天的糖把我炸飞了,于是也来甜一下……

评论 ( 20 )
热度 ( 338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