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月光航线 (7)

7

 

对于那天下午发生的一切,他和张继科对所有人都守口如瓶。他不想答,张继科也明白他,于是两个人自发地组成一个小小同盟,保守着共同的秘密,那感觉和少年时期他们共同珍藏一张干脆面里的珍稀版三国名将卡的时候有些相同,但又有点微妙的、不足为外人道的差别。很多年之后记者采访马龙,问他当时单打比赛失利之后的心情,其实打了那么多比赛,过去之后再去回忆,能记起来的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马龙只说当时没有在河边散步,随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了坐,没怎么走,也没想什么。

这所有人中也包括秦志戬。比赛后秦志戬找他谈话,特意点名了和朱世赫这场交手,一点点给他分析了个遍,然后轻描淡写的问那天马龙去了什么地方。

马龙低着头道,只是去河边坐了坐,欣赏欣赏风景,比赛打得脑子不太清醒,出门吹吹风换换心情。

至于和谁,去了哪儿,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马龙闲下来的时候会听听音乐,或者看书。他口味很杂,歌的话就听他喜欢的双J,以前是攒钱买磁带放在复读机里塞着耳机跟着学,后来时代发展科技水平进步钱包也鼓了些就开始收专辑,买了一张又一张,都被他好好的收在书架上,洗澡的时候还经常会哼上两句。看书也是一样,他什么都看,小的时候趁不练球的时候偷着看点杂书,父亲看到了还会骂他两句,现在离家千里,整天忙着各种事情,书倒看得少了些。闲暇时他看点小说来打发时间,床头黑色水杯旁新买的《草样年华》翻开了一半,和父亲来看他时带来的《一生的忠告》摞在一起。

马龙挺喜欢这本书,但并不喜欢它的结局。他第一次看到故事结局时整个人都很别扭,因为作者给了一个符合情况的BE,且因为结尾实在是太过于符合生活实际,反倒挑不出什么毛病。书里主人公的青春随着作者敲下的几行字走向尾声,就像北京清晨的薄雾没留下任何痕迹,风一吹就散了。

草样年华里男主角讲,每天当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太阳从窗前升起又落下的时候,就感觉青春正在无可挽回地流逝。马龙看到这句话时有些沧桑的想,谁说不是呢。感觉还没来得及好好过日子,还没学会做更多想做的事,时间就都没有了。

张继科开他玩笑说他小老头,想太多总有一天会谢顶。当时他们正处在吵完一架准备和好但还没真正握手言和的冷静期,具体原因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是件小事,但恋爱中的傻人不分性别都是一样的,一激动点了火,芝麻丁点的事情都能发展成世界大战。他们双方倒是都克制住了没有动手,但着实冷战了几天,互相都拉着个脸,每走一步都要爆炸。

刚飞回国没几天刘指导把全队拉出去吃斑鱼火锅,大男孩们十分拥挤的坐在一起,张继科正好坐在马龙旁边。马龙看着对方那张脸就堵得慌,又不能撂脸子去找其他人换位置,只好专心致志去研究在锅里翻滚的雪白鱼片。

点菜时一人点一个菜。马龙对着菜单纠结了半天,最后把蔬菜自选拼盘里又加了份茼蒿。他没忍住又去看张继科,那人正在伸手够一瓶离他很远的辣椒圈,因为伸胳膊太过用力导致表情非常狰狞,胡子又没刮,帅气的脸也走了形。

马龙忍了又忍还是没憋住,起身拿了调料瓶递给他。瓶子在两只手里交换的瞬间只有一秒钟,指尖轻轻划过掌心的触觉却像要静止到世界末日。他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去看对方,那只手却不太老实,在宽大桌台的掩护下摸到他垂在膝盖上的右手,拉过来又轻又缓的摩挲着。他甩开过两次,那手又覆上来,好像在玩一场有趣的追逐战。刘国梁哈哈大笑,说大家吃哇吃哇喝点小酒也没问题啦,马龙明明没喝几杯,脖颈处被衣服遮住的皮肤却开始隐隐发热,到最后耳朵也开始红起来。许昕问了一句,他随便找了个理由说店里太热了,管服务生要了瓶冰啤,也不喝,就那么放着。

张继科放开他的手,站起身来往锅里下茼蒿和白菜叶。他穿了件黑T恤,衣服没太拉好,从座位上站起的时候露出一小节腰。马龙眯着眼注视着那块皮肤,心想大约是每天都能见到面的关系,竟然没发现他又黑了。

在他的脑海里,张继科这个名字总和十五岁时相遇的那个又白又瘦的男孩联系在一起。虽然后来张继科就变黑了,体型也由原来瘦削的少年变成健壮的青年,越来越脱离马龙记忆中对他的第一印象,但他本人似乎很高兴的样子,马龙就想随他去吧,男人嘛,黑一点才有味道。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参加比赛和活动的新闻被媒体发出来,他站在张继科旁边反而变成了白皙的那个,有张照片张继科穿着西装衬衫直接被拍得隐藏在角落里了,完美的当了把背景板。许昕看到新闻之后笑得不行,说要是让张继科用那种露出牙齿的笑容来拍视频,一关灯就只能看见牙了,跟网上那些黑人拍的搞怪视频一个效果。

“黑到童叟无欺!”许昕总结。

张继科伸手去拍他,被对方哇哇叫着逃开了。马龙就在一边摇头。

队友们戏称张继科是故意去做美黑手术,张继科也就笑笑不说话。马龙从未提起过这茬,只是在短暂的假期结束,在经过张继科房间的时候,偷偷伸脖去看他是不是又黑了点。

 

而他们相遇到现在,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年。长到二十八年的生命里,有半生都是对方留下的痕迹。

张继科用大漏勺将刚涮好的鱼片捞出来,放在他们面前的宽盘里。马龙看着他额头冒出的汗,很认真的想了片刻,决定之前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人的生命太过短暂,总要花点时间在有用的事情上,比如爱一个人。

但他并不着急对张继科讲出这一切。比起玫瑰和赞美诗,他们更擅长处理借力球和发力球,分析有机和无机胶水的区别,研究球的旋转落点和弧线问题。但情诗念了一百万次就容易变得不可信,酸话不如一筷子夹到盘中的鱼片实际,他沉浸其中,并甘之如饴。



更一小段日常……

关于鱼:妈妈徐锡英说,张继科现在回家不吃复杂的菜。他爱吃辣的,顿顿要吃鱼和凉拌辣椒圈

来自胖胖世界

鱼锅是现在的(28岁)时间线  插了一小段出来……接下来应该还是0809

评论 ( 18 )
热度 ( 362 )
  1. 井井静海 转载了此文字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