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thcup]醒不来 4

 

4

 

我开始了和toothless在一起的生活。

Toothless乖得很。比起一般的宠物他比其他动物要强出很多(父亲语),起码并不是所有的黑羊都能帮你晒咸鱼干的;但在我心里,Toothless并不是“宠物”,他更像是我的伙伴,一个朋友,一个需要我关心爱护的小生命,一个可以依靠的家人。

在我将他带回来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好好对待他。一个肤浅的原因是,那双绿眼睛实在是太漂亮了。

另一个肤浅的原因是,我喜欢他的肚子,软乎乎的好摸极了。

 

现在父亲没法理解,这也难怪。我也觉得他暂时不能理解得这么快。父亲就是父亲,总是比其他的大人还要固执,这么多年我早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他就像大理石墙壁一样坚硬,一旦决定好一件事就很难再改变主意,除非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能够动摇他想法的重要事情……但这几乎不可能。发生概率微乎其微。可能在很久之后,他也会对龙产生兴趣,在某次散步中遇到一条属于他的龙……但那也只会是在未来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是现在。

但至少他暂时接纳了Toothless,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现在Toothless每天都陪我做家务。尽管他还很小,但已经能帮我打打下手了……虽然这个“助手”的程度仅限于他扇着翅膀飞来飞去帮我递个扫帚或抹布之类的,还有就是晾晒鱼干的时候帮我将鱼干附近的地面烧热以便让它们快点变干(在此过程中它通常要偷吃几条,但谁叫它是龙呢)。总的来说,Toothless还是挺好养的,只要给他提供足够的鱼就够了。

家里只有两个男人,坦白来说,日子并不是特别好过,幸好父亲不是那种计较的人。他常常要出门办各种事情,身为博克岛的首领,小到两家合打的一网鱼如何分配,大到博克岛与其他岛的战争问题,这些都需要他去考虑,因此我并不是总能见到他。在一天之内能见到他一两次,这个频率已经很不错了——即使在这一天里,我们都在这个岛上。

他太过忙碌,所以大部分的家务都由我来承担。每年最大的工作量就是准备冬天吃的粮食,将各种肉类鱼类分开挂好晒干,赶在第一场暴风雪来之前将它们放进集体仓库,与这比起来做饭擦地都是小事情了。

鱼干数量太多,且太沉了。幸好现在我多了个帮手,能让我的胳膊稍微歇上那么一小会儿。

他长得很快,但体型还是很小。他如果能立起来的话,现在已经和我差不多高了,尾巴格外的长,翅膀也很漂亮,真不敢相信三个月前他才只是那么大点的一个黑球,小的能够团吧团吧塞进我的背包里,而现在他不能了。

你问我为什么用“他”而不是“它”?这个问题问得不错,但回答起来稍稍有那么一点儿尴尬。将Toothless带回家之后,我想确认一下他的性别,就将他浑身摸了一遍……但是没什么发现,直到误打误撞按到了他的泄殖腔……呃,这经历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挺尴尬的,Toothless那时本来在睡觉,被我的动作惊醒,知道了我在对他做什么之后很生气的将尾巴甩了我一脸,留下了好大一个红印子。

虽然为此付出了一点点代价,不过至少我有了一点收获——我的龙是个英俊的小伙子。

 

最开始我不知道Toothless是什么品种的龙。我对驱赶龙这件事完全提不起劲,亚丝翠鼻涕粗他们叫我去参加田间屠龙的活动我也总是兴致缺缺,龙只是想要食物而已,尽管他们有时并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获取食物;再加上他们通常体型庞大,不小心踩坏卷心菜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此父亲总是说我。为了让他同意能继续留下Toothless,我也只能去驱龙活动装装样子,但什么正事都不干。

“Hiccup!”漂亮的女孩瞪我一眼,“快跟上,你怎么在这种重要的活动里走神……”

Astrid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急躁了。我默默伸手将她丢到我头上的干草拨开,拖着沉重的步伐跟上屠龙大部队。

 

我在想我的夜煞。我不得不把他留在家里。虽然给他留了不少食物和水,并叮嘱他要是嫌闷的话可以从我房间的天窗跳出去玩,准备工作都做了,但我还是有些担心。

我已经拥有一条属于我的龙了,虽然现在谁都不知道这件事。

不被任何人知道才好呢。只要大家知道某个人有一条龙,在吃惊之后可能就也想要抓一条来养,而我并不想看到这样的发展,这对于人类和龙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结局。龙并不是劳作工具,也不仅仅是宠物,他们应该被重视。

Toothless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

 

这种屠龙活动……什么时候能停止呢?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