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thcup]kiss you (就是你们都知道的那篇东西的番外)

Kiss you

 

 

Hiccup在发现那块奇形怪状的石头的时候,并没想到那是个龙族手机。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手机是什么,他只是本能的觉得他的龙这段时间不太对劲。平时Toothless的目光总是停留在他身上,尽管他有时并不会对这目光给予回应,但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Toothless在背后凝视着他;年轻的人类因为这份信赖而默默惊喜(事实上,当他第一次发现的时候他激动不已),但现在他发现龙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是有了新的朋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

Hiccup很确定自己了解Toothless。他比这世界上任何人都要了解这头夜煞。看来也没认识哪位美丽的龙小姐(他有次无意中和Toothless聊起这个,对方对他警告的呲牙),那么是因为青春期少年某些敏感的心思?

Hiccup想笑,但是他笑不出来。不被自己的龙重视,这并不是件好事。他觉得Toothless似乎在学着远离他,就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以前从来不会这样。

这样不行。Hiccup决定搞清楚这一切。

他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随便找了个理由,帮老爹管管最近满地乱跑啃菜地的猪之类的,大概是这个内容,他也不太记得了——总之Toothless被他临时支出去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人。

Toothless在隐藏什么。他很确定。但是一条龙的心思太难猜了,而Toothless无法开口说话,他只能靠猜测和肢体语言确定Toothless在想些什么,更深层次的内容他无法知道,Toothless也不一定会愿意让他了解……这个事实让人沮丧,但他无可奈何。

Hiccup走近Toothless的床铺。那是块巨大的石板,平时Toothless在睡觉之前总会喷火烧热地面来温暖自己,久而久之,那块石板的部分颜色都与其他地方不一样。

但是什么时候……多了个草堆?

Toothless在上面卧着的时候总能把石板挡的严严实实,所以他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屋子里多了堆草。Hiccup皱了皱眉,觉得Toothless大概是想要个属于自己的枕头。他伸手去摸那个柔软的草窝,没想到从里面摸出个硬硬的东西来。

一块石头。

但这似乎不是普通的石头。Hiccup捏着它颠了颠,不知道碰到了哪个地方,“石头”的上部忽然亮了起来。

Hiccup目不转睛的看着它发生变化。这变化只发生在一瞬间,石头表面开始发亮,似乎有各种符号出现在上面,不一会儿它还震动了起来。

“!”

Hiccup吓了一跳,差点把这玩意儿扔出去。他小心翼翼的爬上窗沿看了看,确定Toothless不会在短时间内回来,才坐下来放心的开始鼓捣手里的石头,它会发光,还会发出声音……他瞄了几眼,发现上面的奇异符号似乎是一种文字,并且更神奇的是,他好像能够读懂它们。

于是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快速的翻完了那篇帖子。

 

 

……然后他慢慢的红了脸,耳朵也开始发热。心跳得很快,他似乎能够听到血液在血管里奔流的声音,那节奏就像是一万只黑羊同时在他胸腔里跳小步舞曲。

年轻的下任酋长开始为他刚才的好奇心后悔了。

奥丁的锤子啊。

他呻吟一声,抱住了头,倒在床上。

 

 

夜煞回来的比他想象的要晚。Hiccup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在Toothless跳进窗口的时候给了他一个习惯性的拥抱。然后他假装要准备晚饭,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装作没听见楼上传来的乒乒乓乓的翻找声。

Hiccup没把石头放回去。他觉得Toothless一定已经发现它不见了。他严肃的咳嗽了两声,在耳根后泼了两把凉水使它们看上去不那么红(至少不像一开始那样傻),装了满满一桶鱼准备上楼。

青年停住脚步,犹豫了一下,又将两条小的从里面挑出来,另外丢了两条肥鱼进去。

那块石头好好的呆在他的衣服口袋里,正发出奇异的微光。

 

Toothless正堵在楼梯口,看到他上来,一副想接近又不敢接近的样子,缩着脑袋,少见的畏畏缩缩——这幅模样把Hiccup逗笑了,他忍不住上前主动摸了摸夜煞的脑袋。他的余光扫到那块石板,上面的草窝已经不见了。很显然,想掩饰的东西不见了,它也不再有存在于屋内的价值。

也许Toothless真的需要个枕头了。Hiccup昏昏沉沉的想。

也许我们确实需要谈谈了。

 

“那么,你想跟我说什么呢,伙计?”

他坐在床边,Toothless温顺的伏在地上,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他的脚,就像是要把他整个人圈起来似的。Hiccup想了想,将那块石头从衣兜里掏出来,在龙面前摊开掌心。

Toothless的眼睛亮了一下,想呲牙,但那表情又停住了,瞬间定格的样子挺滑稽的。他无精打采的叼过那块石头,舌头在Hiccup手心有意无意的转了一圈,舔的他浑身发麻。

“……我们得谈谈。”Hiccup伸手正过Toothless的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夜煞哀鸣一声,低下了头。

 

屋内气氛凝重,就像马上要开始一场规模宏大的人龙之战。

“这个……我看过了。”人类方Hiccup开始发言。他指指那块石头。他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些,而面前的Toothless显然比他还要紧张,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龙这个样子了——在他开始说话的时候,夜煞的脊背完全紧绷,牙齿也咬得死紧,好像面前不是个豆芽菜人类,而是条钻地龙或者鳗鱼之类的。

Toothless抬起头来看他,目光里写满了忐忑不安。

Hiccup的心顿时软了一下。

 

于是他继续说下去。尽量做到态度自然。“说到哪儿来着?哦,对,我看过了,并且我似乎大部分都能看懂,虽然我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Hiccup停下来,小心的看了看Toothless(但以他的肤色完全看不出脸色这玩意儿):“总而言之我很抱歉,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一起飞行的过程是……呃,龙族的求偶过程……”

他看见Toothless的耳朵动了动。

“你在听我说话吧?”Hiccup道,“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远离我,躲着我的话,我无话可说。”他收回目光,示意Toothless到他身边来。

木床发出吱呀一声响。

 

砰。砰。砰。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天际传来,和他的心跳一起,在耳膜里轰轰作响。

 

“你这条坏龙。”

脚腕被熟悉的触感温柔的缠住了。

Hiccup咽了下口水。喉咙肿痛,视线模糊,耳膜轰鸣,胸膛里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他想自己一定是感冒了,要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但不管怎么样,即使下一秒博克岛火山爆发,这句话也必须说完——

 

“……你是喜欢我吗?”

没有回音。

 

“你是喜欢我吗……?”他直视着那双眼睛,“不是一般的……你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而是另外的……想要交配的……那种。”

 

世界静止了三秒,然后缓慢的倾倒过来。

 

 

他被压倒在那张木床上,夜煞先生给了他一个满是口水的吻。

木床再次发出负荷过重的呻吟。

这感觉不坏。Hiccup想。他很喜欢。

他闭上眼睛,伸出手来抱着他的龙的脖颈,与之头碰着头,心想有你做伴侣也不错。

 

 

但是他要好好想一想,要如何和一条龙顺利的做某件事而不受伤……这似乎是个难题。

要不也偷偷去发个帖子算了。不知道那个论坛有没有比较私密一点的板块——他首先得去搞块会发光的石头。

他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一切还早,一切正在即将发生的路上。他心无芥蒂的接受这一切,并心怀感激。Toothless对他来说不只是一条龙,他是朋友,是伙伴,是灵魂伴侣——感谢这块奇怪的石头让他们心灵相通,让他能够早些做出决定,和他喜欢的这个家伙一直在一起。

 

 

“你是不是有点着急了?”Hiccup喘着气看他,始作俑者正一脸无辜的望着他,角度居高临下……

他叹息一声。

“你要是真的想的话,去浴室吧。”

在房间里的话毕竟声音太大了。Hiccup无法控制的红了脸。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来好好交流。”

 

Toothless温柔的蹭了蹭他,忽然一把将他顶了起来,让Hiccup坐在他的背上,从窗口飞了出去。

“喂等等!Toothless!稍微给我点反应时间啊!”青年手忙脚乱的打开尾翼,一张嘴呛了猛猛一口风。

龙充耳不闻,只是一个劲在空中转圈圈。

——再来一次龙礼吧。Hiccup。

就我和你。

 

 

我,Hiccup,在此发誓。

他的声音被吞没进无尽风声里。

 

作为龙族,我愿意永生陪伴我的人类——

夜煞在风声呼啸中闭上眼睛。

 

 

 

他们展翅飞翔。越过高山,越过悬崖,越过波涛汹涌的海洋,越过年轻恋人的心上。

穿过云端,飞到太阳光芒所在的最高处,手掌交叠,双双跳下——

然后展开双翼。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比一个吻更甜蜜。比一首歌更悠扬。比一句话更长。

比一生更久。

 

 

 

 

 

FIN

 

 

 

==============================================================================

 

 

冰火云端→海天一色→夜聊对对碰

 

 

主题:【树洞】请问无经验的话如何保证和龙族交配而不受伤?

 

 

                                〖一百八十种姿势教学光盘  新婚夫妇最佳收藏!〗

 

 

RBT,现在非常苦恼

我和一条龙缔结了伴侣关系,但我对这个一无所知。实在没有办法,所以想来这里碰碰运气。

球有经验的好心龙给予指导。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我是个人类。

 

№0 ☆☆☆I have a slight headache于xxxx-xx-xx 23:16:19留言☆☆☆

 

 

真.END

狂野的把这篇砸完了

大概会有个浴室H……吧……大概吧……顶锅盖

 

评论 ( 18 )
热度 ( 234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