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小型爆炸 02


日向翔阳做了个梦。

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是有层纱盖在天地间,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他试图喊叫,但声音被无边无际的空间吞没了个干净。

 

妈妈?爸爸?

影山?

前辈?菅原前辈?教练——?老师?

 

没有声音。

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喊声。这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除了自己。

日向不死心的又试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回音传来。他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还有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这里不该这么静。

 

他摸索着在这个梦境迷宫里行走。路程并不平坦,脚底有时干燥有时湿滑泥泞,有的地方还有积水(鬼知道这积水是从哪儿来的),他摔了好几跤,只能去摸不知是否存在的墙壁,来确保膝盖的安全。

这是哪里?他又该怎么出去?好像自己是在做梦,然而手碰触到冰冷阻隔的感觉过于真实,日向翔阳一时间有些迷惑。但他看不见,后退显然不是办法,而现实中的身体也没法这么迅速的醒过来……

醒醒,快醒醒。

他呼唤着还在睡梦中的那个自己。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他已经灵魂离体,漂浮在空中审视着“他”。但是那付身体并没有醒,也没有察觉到有人在叫他,日向只能继续摸索着往前走。

 

 

呯。

日向停住脚步。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什么声音。

呯。又是一声。

日向侧耳倾听,似乎有人在击球,刚刚传来的声响是排球被扣在场地上的动静。

对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没人能比球员更熟悉球。

那么此刻,在这种地方,是谁在扣球?

他凝神屏息,小心翼翼的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

 

他忽然能看得见了。视线的前方出现了一束光,将那些无形的雾气驱散了。熟悉的地板的纹路映入眼帘,日向反应过来,这是他们最常去的那个体育馆。

乌野排球部的训练场地。

但是现在它空空旷旷,只有一个人在练习。日向站在门口,看着影山飞雄一次次跃起,扣球,排球顺利的击倒放置在球网另一边的矿泉水瓶,橘黄色的球体和塑料瓶一起跌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哎,影山!

二传手没理他。

他想说你怎么没叫我自己一个人练习,张开嘴才反应过来似乎在这里他是个透明人。同样的,影山飞雄也看不见他。日向茫然的望了望他,走到影山面前,用力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结果是被无视了个彻底。

也对,这是梦啊,影山看不见我……

他难为情的偏过头去,后来又猛然想起无论他脸上什么表情做什么古怪的动作影山都是看不见的,于是讪讪的把挡住发红耳朵的手又放了下来。

影山,影山,影山大傻蛋——日向翔阳觉得挺好玩,他在影山身边绕来绕去,一会大叫一会做鬼脸一会恶意的把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的球踢到更远的地方去,影山看不见他,也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到最后他玩累了,索性坐在一旁看影山练习。

他像要克服地球引力一般高高跃起。

日向睁大了眼睛。

在那瞬间,他又看到了曾出现在影山背后的红色皇袍。

 

骄傲的王者似乎注意到了他丝毫不加掩饰的热烈目光,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来。

日向翔阳的心跳猛然漏跳了一拍。

 

——然后他就醒了。

 

 

我好像喜欢他。

日向愣了半晌,对自己重复着,我好像喜欢他。

傻乎乎的太阳先生似乎在一个梦里忽然开窍了。他还是那么活跃,但脸上挂着惆怅表情的时刻也增多了。他也曾想过像那些大文豪一样给喜欢的人写一首情诗,但以他那国文勉强过线的脑子完全驾驭不了那些精美而又短小的句子,并且他相信即使他写出来那玩意儿影山也八成看不懂,倒不如写点什么“鬼眼中的铁棒”“你就是我的排球”来的实际。

没错,我好像是喜欢影山。

他的搭档,他的二传手,他的王。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世界逐渐被这个突然闯进来的莽撞家伙填满了。

少年后知后觉的开始对恋爱这两个字有了新的认识。性别相同对他并没造成什么认知上的影响,在意就是在意了,关心性别有什么用呢?他开始注意到班上谈恋爱的同学,人人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神情,有时也有嚎啕大哭着冲出门外的人,和同学聚会上偷偷喝酒精饮料醉成一团的酒鬼们。

他忍不住又去偷看影山。这已经成为了他每日固定的功课,反正两个班级离得也不算远,趁着上厕所的机会过去看一眼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日向翔阳天天看着影山咬着笔杆皱眉头,两条长腿随随便便的往椅子上一歪,数学书作业本国文历史在桌子上乱丢一起,竟然觉得有点好笑。

球场上的王者在学习上并不被幸运女神眷顾,该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当然他自己也是一样,但笑笑总还是可以的吧。日向强迫自己收起笑容,影山往这边看的时候,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淡定的走回自己的座位。

 

练习中每当影山对他鼓励的笑,他就觉得胸口开了一朵花。

他不止一次的自己和自己模拟着对话,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甜蜜笑容。影山问他怎么了,日向也总是摇摇头红着脸不做回答。他想象着在某个天气还不错的夜晚,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回家,或者走回去也不错,如果时间够用的话……

他是个最普通不过的高中男生,也会向往恋爱和——喜欢的人。

 

你喜欢排球吗?

这是废话,日向呆子。

见影山没有生气的样子,他忐忑不安的问,你喜欢太阳吗?

嗯……还可以。二传手不耐的皱起眉头,我喜欢晴天,就是有的时候太阳太晒了也挺烦人……

日向的耳朵自动过滤了后半句话。

 

 

——你……喜欢我吗?

 

他小心翼翼的在心里问。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