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捕 星

  捕 星

  


  在有星星的晚上,李懂总能想起他刚认识罗星的那天。

  他听队长说,马上到的这人以后便是他的合作对象,便在对方经过自己身边时极为缓慢的抬起眼皮瞧了瞧他。当时的李懂还很年轻,蜗牛从钢铁的壳里探出头来,带着些许好奇探索未知的伙伴。

  当时的罗星也很年轻,自信又英俊,神经还没有被那颗子弹损坏。他们是蛟龙最值得期待的一批力量,天才狙击手特有的傲气使他不愿意认输,便用他那种标志性的能秒杀猎鹰的犀利眼神不甘示弱地盯回去,就好像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说不出是为什么,在察觉到那束视线的瞬间,李懂的心跳顿时比军鼓的鼓点还快。

  他最后到底是松了一点劲儿。

  

  那是什么时候。

  是多久之前,是几时几分,他已经不记得了。唯一能确定的,是总也回不去的某个平凡的一天,世界分崩离析,而他静静站在瞄准镜的另一边。

  

  第一次配合结束后,罗星跑上前去看靶纸,李懂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等他,看着对方猛抹一把脸,露出一口闪亮白牙。

  你这胆子跟小鸡子似的。罗星模仿赵丽蓉老师的语气,对他挤眉弄眼:哎,就你这一上战场抖三抖的性子,我能信得过你吗?

  试试就知道了。

  李懂硬邦邦地撂下句狠话,绕过他,自顾自去装器材了。

  哎,哎!这就发脾气了?

  身后罗星叫了两声,李懂装没听见。

  

  后来李懂无数次地想过,如果当时回头就好了。

  那样的话,会有变化吗?


  李懂,你胆子太小啦。

  他跟罗星越来越熟,逐渐也了解了他是个什么性子。天才狙击手,要有鹰的眼睛,狼的勇敢,豹的速度——这些罗星都有,他还爱开玩笑,喜欢逗李懂,跟石头拌嘴,跟庄羽说相声。

  

  你总得给我个机会锻炼啊。

  话在喉头翻滚了几个来回,被李懂咕咚一口吞下。

  大概矛盾就矛盾于此。罗星一边笑他胆子比麻雀还小三分,一边把所有事都揽下来,对他像护弟弟似的小心翼翼。他们照旧做以前习惯的那些事情,吃饭,训练,睡觉,开玩笑。最开始是罗星逗他,有一天他也鼓起勇气,开始换一种方式反击,却没想到罗星只是笑,一句怼他的话都没说。

  除了搭档的身份,罗星更像个兄长,他手把手地纠正李懂的拿枪姿势,他教他抽这辈子的第一根烟,他被突袭的烟雾呛得喘不过气来,罗星就笑着拍他的后背。

  有时候罗星还会讲一些自创的冷笑话,除了他自己没人笑得出来。比如他常常问李懂,你是在立冬出生的吗?不然怎么名字正好同音,性格初一接触还这么冰呢?

  见李懂不搭茬,他又哈哈一笑道,没关系,反正我会发热嘛,迟早给立冬捂到春天去。

  

  在有星星的晚上,李懂总能想起罗星。

  他清楚地记得有一年夏天,队里短暂地放几天假,罗星跟他商量好了要去他家玩两天。赶在学生回家之前他们好不容易买到两张硬座票,李懂的家在一个还没通高铁的小城,他们穿着同样的短袖衬衫,挤在同一张椅子上,脚在桌子下直打架。罗星越过打鼾的流汗的嗑瓜子的无数颗脑袋,伸长了胳膊从列车员的小推车上抢来两根冰棍。

  罗星把两根都推给他。

  你不吃?

  我小时候尽吃这个牌子的,没想到现在还有,买一根给你怀怀旧。  

  不热?

  不热。

  李懂瞥他一眼,望见他被汗湿透的白衬衫,罗星领口两颗扣子没系,隐约透出一点绿莹莹的光来,他知道那是罗星他妈给他揣的玉。他们当兵的常年飘在外,一年回家的日子没几天,罗星的妈没得早,他无处可去,只剩这块玉。

  老式绿皮车轰隆隆地穿过山野。天气热得很,树叶都有气无力地蔫吧着。李懂拎起那根老冰棍,三下五除二扒掉包装纸,半天不动。

  快吃啊。罗星看着他的脸说。早知道就直接塞你嘴里,下命令给你吃得了,省得磨磨唧唧,冰棍都要化了。

  李懂嘴里鼓鼓囊囊地嘟囔:你又不是我上级。

  现在是了。罗星挣起一点身子,靠在李懂肩膀上:我说是就是。

  

  顾顺问他,你以前也这样吗?

  

  不是的。

  他想,不是这样的。

  

  过去的李懂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问题大概只能罗星来回答。就连当事人李懂都说不出来。他说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改变,但他可以肯定最初的质变来源于罗星。

  回国后,李懂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罗星的消息。对此李懂能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理解。最开始传达下来的时候,为了稳定军心,队长只是说,没有生命危险,悄悄隐藏了后半句话。后来他们成功完成任务回国后,他终于知道了罗星的情况。

  罗星是天上的星,是骄傲的鹰,他的翅膀不该被折断。

  还能治好吗?

  他多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李懂不是学医的,但他明白子弹跟脊椎神经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他垂着眼睛望着前方,弹药箱有些旧,边缘起了毛刺。

  不确定,还得看恢复。政委撂下电话,平静的望着他。

  但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李懂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政委办公室的。他满脑子都是那句,做最坏的打算。

  但蛟龙的人没命都不怕,还有什么能比死更坏呢?

  

  这天的夜很黑,云很重,没有星星。

  军舰夜晚航行平稳,偶尔遇到浪头,舱体摇摇晃晃。李懂坐在角落里发呆,表情寡淡,怀里抱着他的枪。抱枪想事是罗星的习惯,他一丝不落地学来了。

  他想起罗星说,以后一到立冬时节,我就能记起你。

  他也难得柔软地附和:那万一出任务,卫星信号丢了,我上哪儿找你啊。

  

  罗星转着眼睛,像是在思考。

  半晌后他说:你看看天上,我就藏在那些云里。你随便一抬头,就能看见我啦。

  

       李懂眼眶发酸,他停滞了擦枪的动作,努力地仰着头,不让泪掉下来。

  虽然没人看见。





  End

评论 ( 7 )
热度 ( 78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