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黄】热病

  *姜丹尼尔x黄旼炫

  *ooc

  写给友人的蛋黄小短打,在此交个作业



  姜丹尼尔闻起来像一罐黄桃。

  

  作为一个Omega,黄旼炫的感官是相当灵敏的。

  他能够感知到Alpha和Beta都不能发现到的一些东西。这听起来似乎颇为有趣,但实际上比讲述出来的更加微妙,旁人充满强烈感情的眼神,擦肩而过的怨念情绪,他都能明显地察觉。

  而舞台将种种复杂感情放大了一万倍——当他跟队友一起站上升降台,聚光灯的中心汇集之处,总是最能牵动人热烈情绪的地方。

  黄旼炫头晕得厉害,他昨天灌的茶不知有什么问题,明明只是早上喝了一杯,却猝不及防地给他来了个印象极为深刻的失眠,翻来覆去到了后半夜才睡着,今天又一大早起来做造型参加节目,根本没闭眼几个小时。刚才上台的时候,台下观众的信息素和香水味冲击得他太阳穴隐隐作痛,许多种味道混在一起,令他有些招架不住。

  没想到有朝一日连饱睡一觉都成了奢侈享受。他跟着队友一步步走下电视台大楼的台阶,却没提防脚下踩的地方有雪,脚滑了一下,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后栽。

  ——糟了。

  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来临,黄旼炫抬头往上看,才发现接住他的人是姜丹尼尔。

  “哥要小心一点呀。”接住他的人穿了他那件惯常穿的大羽绒服,对他笑了一笑,脸颊被冷风冻出点暖洋洋的红色来,看着居然有点喜庆,“这一段有台阶的路都有点滑,刚刚我也差点滑了一下。”他抬抬下巴示意,“就在那边那个陡坡上,下来一点。”

  黄旼炫模糊地回答了一声,稳住身体,离开了他的怀抱。他的耳朵忽然比刚才还要热上几分,都不用伸出手指确认,那份热度顺着耳廓从脖颈蔓延而下,直到心脏的地方。

  “哥看起来状态不太好,是发烧了吗?”

  他慌慌张张地说“没有”,手却攥紧了羽绒服的袖口。熟悉又陌生的生理热再一次袭来,这次终于连额头都一起高温了。

  黄旼炫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姜丹尼尔是个Alpha。

  

  太近了。

  不应该离这么近的。

  

  

  似乎是天气渐渐冷下来的原因,黄旼炫发现自己的鼻子开始对气味敏感起来。他能够比以前更轻易地嗅出寒冷的味道,从雨后腐朽的泥土和老树根,到首尔降下的第一片雪。

  世界上所有事物的存在都是相辅相成的。比起冷清的雪,黄旼炫更渴望拥抱些温暖的色彩。他生来就比一般人更加怕冷一些,冬天很容易手脚冰凉,即使首尔的气温比起其他地方还算不错,他仍然无法抑制想把自己从里到外包裹成一个粽子的想法。

  啊,好想去暖和的海边度假……

  不能去便只能做做梦,梦里什么都有。他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把自己裹成个大大的球,整个人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上次的热症来得快去得也快,黄旼炫回宿舍后就给自己打了两支抑制剂,效果还算良好,起码没出什么差错。

  只是热症走了,后遗症却留了下来。

  他比从前更容易头疼了。

  

  有一个人站在他面前。

  黄旼炫还来不及睁开眼睛,那双手已经完成了给他盖毯子的一大壮举,快速从他身边离开了。

  鼻腔中突然涌入一股温暖果香,但又比普通的水果味多放了一倍的白糖。甜而不腻,分量拿捏正好,是哪个工作人员在屋里泡了水果茶吗?

  感觉会是女生喜欢的口味。

  来不及考虑后场staff有哪些女工作人员会有这样可爱的小习惯,昏昏沉沉中,无数个想法围着他的脑袋来回打转。

  “别吵醒哥……”

  眼皮沉得像有千斤重,他费劲地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圆圆的白金色发顶。

  糖水黄桃是什么味道的?

  甜得出奇。

  

  黄旼炫揉着太阳穴,重又跌回有着碧蓝海水和金色沙滩的美好梦境里。

  他实在是太困了。

  

  

  

  冬天降临的这半月,黄旼炫睡得天旋地转,几乎每次清醒都要用尽此生所有力气。

  他开始做混沌不清的梦。混沌不清的过程是漫长的,正如许多人的青春期一样——许多个年轻人住在一起,极易发生化学反应;十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住在一起,更容易产生各种意外,还好公司事先考虑周全,每周都把所有人集合起来让经纪人絮絮叨叨开小会,内容无非是注意身体,注意休息,注意一切,云云。寝室离得最近的地方有医务室,公司请了专业人士随时应对紧急情况,每间屋子都配备了医药箱。所幸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们的精力大部分在练习室和舞台发泄干净,回到寝室里睡眠的只是若干个疲惫不堪的躯壳,只来得及把自己往床上一丢就人事不省。

  黄旼炫的大脑跟躯壳一样疲惫,开小差的次数也比之前频繁许多。他发现他开始不由自主地留意起姜丹尼尔的行踪,他的新发色,手指关节,衣服纽扣,乃至每一个细节。他把这些信号解释成是年长一岁的人对年少者的关心,只可惜这理由苍白无力,连他自己都不甚满意。

  

  热气腾腾的黄桃香味充满了整个空间。

  “哥?”门口探出熟悉的半张脸,“哥的小包面巾纸还有吗,想借一包……”

  黄旼炫从黄桃罐头的想象里抬起头来,示意他去床头的立式抽屉里面找。

  姜丹尼尔跟条游鱼似的挤进房间,黄旼炫预想中的剧本是对方拿了东西就出门,然而来人显然并不想按照他脑海中的计划行事。他的余光看到姜丹尼尔手里抓着彩色包装的纸巾,下一秒钟那只胳膊便将他的肩膀揽了个结实,丝毫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哥。”跟黄桃糖水一样的语气,多了一勺亲昵,几分不好意思,“你最近怎么了?”

  “就……没怎么啊。”黄旼炫一贯游刃有余表现完美,此刻却连开口说一句完整流畅的回答都费劲,用了好大力气才挤出几个字。

  黄桃选手皱着眉,坦率地说:“但是我感觉哥最近在躲着我。”

  来了。这该死的敏锐直球。

  他还来不及说出一个字,对方又打来重重一击:“哥讨厌我了吗?”

  等等,这种跟少女漫画一样的台词是怎么回事……黄旼炫顿觉自己面临史上最大危机,他慌里慌张的摆手,脸和耳朵重新燃起熟悉的热度,仿佛下一秒耳朵里就要冒出蒸汽了。

  “那哥是怎么回事?”姜丹尼尔却不放过他,在狭小的空间里步步紧逼,连珠炮似的说:“就算是不喜欢我、厌烦了我也好,我想知道理由……”

  没有什么理由啊!黄旼炫通红着一张脸,无声地在心中呐喊,身为哥哥,却连一点当哥哥的尊严都没有了,他总不能实话实说,说你的信息素对我影响太大了我必须离你远一点这样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然而人形黄桃发射塔就在面前,只要说错一句话子弹就能把他打个对穿,背后是铺得整整齐齐的床沿,他避无可避,只得一屁股坐回床上。

  

  黄旼炫确认了一个事实。

  这大概不是普通的热症。

  

 

  他的目光最终落定于姜丹尼尔翘起几根乱发的后脑勺上。

  

  忘记了是谁先开始的动作。

  嘴唇相叠,不是轻轻的、浅尝辄止的亲吻,而是无比危险、想要更进一步的信号。

  

  “就是这样。”

  黄旼炫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惴惴不安,说话的音量都低了几分。

  不知道釜山男人面对这样突然的转折会露出什么表情呢,他苦中作乐的想。

  足足有一两分钟的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出声。空气中弥漫着说不出的紧张感。黄旼炫沉默着,故意和他错开目光,心底却有个念头控制不住地,坐着热气球升起来。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也见过许多东西,不说见过太多世面,却也不是没出学校的青涩小童,进娱乐圈这几年看过的漂亮皮囊不知凡几。

  但偏偏对面前这罐黄桃动了心。

  不单单是信息素的吸引力。还有其他,其他的东西。

  

  姜丹尼尔蓦地闭上眼睛,揽住他的肩膀,力度十足温柔地将他往被窝深处摁下去。

  额头抵着额头,过分亲密的姿势。

  “如果我跟哥说,我也一样的话,哥会不会吓一跳?”

  

  ——虚势禁止。

  黄旼炫偷眼瞅了瞅釜山小姜,发觉对方也正在瞄着自己看。他的心咚咚地敲着胸腔,鼻尖的黄桃气味似乎又加重了一些。

  “丹尼尔……”他略有些无奈地开口,“如果你上综艺讲这样的话,很容易因为太过分了被禁止发言的啊。”

  “那哥要因为这个,禁止我发言吗?”

  

  太狡猾了。

  黄旼炫咬牙切齿地想,他哪怕有一丁点回击的办法,都不至于被逼成现在这样。

  然而即使有,他也狠不下心。

  

  他忽然发现,发热、头疼和嗜睡的毛病,同一时间不药而愈了。




评论 ( 8 )
热度 ( 98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