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雨】一天一天 (1-2)

欠友人的债总是要还的系列

一切都是胡搞瞎写


1.

  我叫周雨。

  对面的大男孩听到他这句话之后明显愣了一下。他穿着一件明黄色的短袖T恤,这使他看起来就像一颗活泼泼的新鲜柠檬。柠檬的短袖前胸全是汗,额头上也是亮晶晶的一层水光,仿佛整个人刚从水里游过一遍似的。对方手里还抱着训练用的传导头盔,周雨认出来那是G-9X型号,算是新人能分配到的很不错的装备了。

  大概是刚完成练习的小朋友,还是很受重视的那种。

  他刚从压力舱里出来,结束掉上一次未完成的训练。周雨足足一天没吃饭,此刻已经饿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正急匆匆地往基地食堂赶,刚走到半截就被这孩子堵了个正着。

  人是眼前这小孩堵的。

  但对方见到他的表情却很奇怪,似惊似喜,周雨觉得他脸上惊吓的情绪更多一些,就好像他是个把奶罩扣到脑袋上大摇大摆出门的女装变态,还是穿着小短裙兜里塞着化妆棉和眼影刷,脸上画着奇怪妆容的那种。

  我有那么吓人吗。

  他犹豫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想要找面镜子来看看。

  

  ——他认识这个孩子。

  天坛基地从海珠挖过来的新苗子,各项素质好得不可思议,似乎叫樊什么……周雨皱了皱眉头。他离开天坛已经太久了,对很多事情的印象已然模糊,更不会记得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来了哪些人。

  他有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这孩子似乎有话要说。

  周雨耐心地等着他开口。十几年的基地生活磨走了他的戾气。虽然肚子还在不依不饶地发出抗议,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有种奇怪的预感。

  然后对面的大男孩开始说话了。他的岁数还不足以让他被称为“男人”,看模样正好踩在少年与青年的微妙分界线上,正是最好最阳光的年纪。

  周雨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他隐约觉得有些熟悉,但又不知道哪里熟。他十分确定,在此之前他从来没见过面前这个男孩子,然而对方的声音和容貌都给他一种他们早已熟识的感觉。

  这绝对不可能。

  

  你叫什么名字?

  

  开门见山式,非常老土但有趣的搭讪方法。周雨悄悄给对方评了个八十分。

  基地的帅哥美女那么多,他可不认为自己帅到一走路就会有人搭讪的地步。比起爱慕者来堵路,打架打输了在背后藏块板砖来找他单挑的可能更大。

  但后辈来问名字,或许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助。周雨略微思索了一下,还是回答了他。

  

  柠檬男孩听到他这句话,忽然肩膀颤抖了一下。周雨注意到他握着头盔边的手瞬间攥紧了,那力度足以使坚硬的金属边缘在掌心留下伤痕,然而对方似乎完全不在乎,他沉默不语,低着头,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脚尖。

  这使周雨不知所措。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怎么了——好像只是因为他的一句话?他有些愧疚,伸出手去想要安抚年轻的男孩,手在空中探到一半却又觉得这动作有些冒昧,说不定对方非常讨厌陌生人的肢体接触;于是他只能尴尬地将手虚虚搭在男孩肩膀上,与那件柠檬黄的T恤保持一点空气距离,同时关切又不失礼貌地问候:

  “你怎么了?对不起,是我的话让你感到不适了吗?”

  他想了想,又补充说,“如果你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医务室……”

  

  “樊振东。”

  大男孩忽然抬起头,眼神里的内容很复杂。

  “我叫樊振东。”

  周雨怔怔地站在原地,从这个角度,他恰好看到从樊振东睫毛滑落的一滴水珠,像泪一样划过他脸庞。

  

  2.

  

  阳光透过摩天大楼的玻璃窗,如万根光箭凶狠地刺向空旷的地面广场。

  周雨慢腾腾地从王皓的办公室里出来,还在想几天前遇到的那个孩子。训练时还好,一旦下了训练他就心不在焉,连续三天拐错弯走到没有出口的停车场里面去,每次看到面前的死胡同才猛然发现走错了,急急忙忙地又退出来。他这样子被系统监控看在眼里,王皓瞅他状态不对,便将他提溜到办公室训话。

  说是训话,其实也没说什么重话。王皓知道他的情况,谈话时也多半以鼓励为主,让他好好训练,不要放弃康复记忆,平衡日常生活和工作,云云。无非这些周雨闭着眼睛都能背出来的东西。周雨知道王皓是为他好,也没觉得不耐烦,一句一句地听。王皓对他很好,他是知道的。

  当王皓第五次说起记忆康复训练时,他照例去摸右手边的杯子,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周雨终于找到了能插话的机会,他熟练地给王皓续上茶,等对方润嗓时,抓紧时间问道:

  “老师,我想问您一件事。”

  王皓放下茶杯,看他一眼。

  周雨小心翼翼地说:“您知道樊振东吗?”

  

  “是个好苗子。”王皓说:“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他的语气有那么一点迟疑,那情绪隐藏得很好,但周雨敏锐地察觉出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周雨决定还是不把前几天走廊的详细情况说出口,基地监控网铺天盖地,如果王皓非要查的话他也瞒不住对方,但他还是本能地想要隐瞒——就好像这是他和樊振东之间说不出口的秘密。

  “就是有一次在食堂看见他了,穿的衣服颜色巨显眼,就打听了一下,但是查不到是什么来头,档案也只有那么几句。”周雨开始胡编乱造,“就来求助一下老师您。”

  “就像你查到的那样,没什么特别的。小孩儿有潜力,之前在原基地没挖掘出来。”王皓翻开面前的文件,边看边道:“后来因为一次事故被发现了。”

  周雨几乎把手边那盆吊兰的叶子薅秃了。

  “什么事故?”

  “事件相关档案被加密了,不是你现在的级别能了解的。”王皓将笔一扔,抬眼看他:“要是真想知道,就踏踏实实训练出任务,让我省点心,把级别提上去,说不定哪一年就让你看了。”

  周雨小声嘀咕一句:“那您还不如别告诉我呢。”

  哪知道王皓耳朵灵,“你说什么?”他一转头看到茶几上的秃梗子吊兰,瞬间怒道:“又秃了!明天你给我买盆新的补上!”

  周雨连忙一溜烟跑了。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