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月光航线 (24)

24


他们做过很多次爱。这世上唯有三件事无法隐藏:喷嚏,贫穷,还有爱情,马龙自认不是一个能完美藏住心事的人,他谨慎归谨慎,终究不是无喜无悲的圣人,面对心仪对象也会有欲望,产生想拥抱他的想法并不可耻,无需隐藏——张继科这样告诉他。

共同度过的少年时期和过早萌生的情愫使他们对彼此的手和兄弟都熟悉无比,到后来只要张继科黏糊糊的靠在他身上,马龙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张继科在他见过的聪明人里能排前十,但偶尔那颗聪明脑袋里除了球之外,也会塞一些特属于年轻人的黄色废料。

太过正常。男孩们的青春期似乎拖得比女孩们更长,对性的察觉通常因一次突然的梦遗而爆发,队...

[獒龙]整个世界

杂乱日常。


1.


里约周期其实过得很快。

结束了就轮换到下一阶段去,日历上的年份马上要变成下一年,国家队的大循环目标又开始向东京继续推进。收了鲜花掌声与长剑,火车穿过黑暗隧道总要往光明站行进,人总要向前看,脚步迈着迈着转几个弯就通向连自己都不可知的未来。

张继科对所有人说的话都是保守估计,保守到17年全运,再往后小步小步走,不敢展望遥远期待,也不敢画饼。对旁人如此,对他亦如此。

有记者从张继科那儿碰壁,又来采访马龙同样的问题,马龙只是固执地重复,他自己知道。

他自己明白的。

他明白的。他也明白的。


2.


独处的时候马龙经常会想起...

[獒龙]月光航线 (19)

19


马龙等加热的红灯亮起来,把杯子拿到饮水机底下去接水时,脑袋里还在放空。

打完了的比赛就是过去了。秦志戬反反复复地说,输了就是输了,竞技体育就是这样,总有优秀的人上来,你走上球场就要有勇气接受任何可能发生的结果……

那是当然。每一个运动员都明白这些,摆在台面上的事情如今还要教练主动拎出来跟他讲,这已经是他的不对了。走不出来,没法调整心情,以前还在省队时他被人说“不懂得收”,现在马龙觉得,他可能稍微明白一点收的意思了。

收起来。

把一切情绪都收起来,就像叠一块毛巾或者把球拍收进包里一样,动作从容不迫,表情毫无异样,旁人看着冷静又理性,丝毫不为外界影响,他就需要那样的...

[獒龙]人间 (21-22)

21


张继科抬起眼睛,对面马龙的脸隐没在锅子的白雾里,看不太清晰。他倒是能听见马龙的声音,不看都能听出是谁。

温柔,冷静,痛苦又坚强。比他强大得多,也勇敢得多。

那是他的马龙。

马龙在白雾里对他露出一张笑脸,“吃这个包心鱼丸吗?我先下啦。”

张继科说,“我想吃这个。”他指了指塞得满满的蔬菜盆子。

马龙就把盆拿过来放在他面前,眼也不眨地瞅着他,看了好半天才说,“好。”


张继科愣愣地接过马龙递的筷子。电磁炉是早几年过年学校发的单位福利,三角牌,不大点一只,塑料的锅把手之前被高温融化了半边没法再用,马龙就从橱柜里翻了个不锈钢铁盆充数。水翻...

[獒龙]如果明天

没有车却被lof强制翻车了。
不老歌:戳我


给柚。

如有前路,若有前路,还是向着东京吧。

[獒龙]人间 (14-17)

14


张继科背着个破包在边境走了很久,在雨季来临之前终于和周雨会合。

“这儿总是这么潮。”周雨拉他进了院,给他摘了头发里藏着的烂叶子,抱怨道,“还是没有咱们那儿待着舒服。”

毕竟是家,家在那里,呆哪儿都舒服。张继科在心里说。他忽然想到面前的周雨还是孤零零一个,于是没讲出来怕被打。

周雨毫不掩饰的打了个哈欠,胸腔里吸入一口污浊的空气。天边黑得发紫的云一层层压上来,鸟儿落下来抖了抖毛,又从树尖飞去,燕子擦着地面走,并不叫唤。

大雨要来了。


盯老刀不是个好差事,这家伙像个泥鳅,捏手里就逃走,更何况张继科和陈玘他们说到底只算个小兵,上级没安排的话做错决策第一...

[獒龙]人间 (13)

13


那六年枯燥无味干涩难懂。他把马龙那本六法全书哗啦啦从头翻到尾,记住的反而没几个字。张继科最讨厌抽血,第一天进学校报道时要体检,校医院的员工过来抽血,他还倒霉催的赶上了个手生的年轻护士,大约是实习生,拿着针头的手直抖,捅了好几遍才进去。

张继科伸着胳膊看护士小姑娘——应该是小姑娘,戴着口罩看不清下半张脸的轮廓,年纪约莫和他跟马龙差不多,从手腕的美好线条能看出来是个漂亮妹儿。姑娘有一双好看的手,手指白净修长,让他想起马龙。他痞里痞气的扯着嘴角,故意坏兮兮的说,护士你看我这血管是不是有点粗啊。

姑娘冷漠的看他一眼,没搭腔,继续抽血。针头粗大扎着疼,张继科烦打针,暗暗祈祷速...

© 静海 | Powered by LOFTER